cba投注

|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百姓話題 > 民生權益 > 閱讀信息
王宏甲: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莫錯失中醫中藥的特有療效!
點擊:  作者:王宏甲    來源:cba投注策網【作者授權】  發布時間:2020-01-25 10:44:53

 

1.webp.jpg

【作者按】有朋友問:“非典期間用的中藥有哪些方子?”一覺醒來,發現22日一天新增確診131例,死亡8例。全國已有25省(區、市)有疫情,累計571例,其中重癥95例,死亡總數17人。另有疑似393人,追蹤到的密切接觸者5897人……武漢自23日10時起關閉離漢通道,市內公交、地鐵、輪渡、長途客運也暫停。這相當于對大武漢進行整體隔離,這個舉措是十分正確的。鑒于這個日益嚴峻的形勢,我先把中醫中藥防治非典的情況發出來供大家參考。


1.webp (1).jpg

先看一下《非典啟示錄》封面上的大數據。當年全球累計非典病例8422人,涉及32個國家和地區。其中——
中國大陸:5327人,死亡349人,死亡率6。6%
中國香港:1755人,死亡300人,死亡率17。1%
中國臺灣:655人,死亡180人,死亡率27.1%

沒有印在封面上的大數據還有——
加拿大:251人,死亡41人,死亡率16.3%
新加坡:238人,死亡33人,死亡率13。9%

你看,中國大陸地區的死亡率是最低的。為什么?

因為香港、臺灣,以及國外新加坡、加拿大都是用西醫治療,而中國大陸地區使用了中醫中藥。注意,并不是全面使用,由于西醫的影響力,那時使用中藥治療的只是少數醫院。到后期,北京半數以上醫院使用了。如果大多數醫院一開始就使用中西醫結合治療,情況會有很大改觀,病死率一定會更低,低很多!后來的小湯山醫院全面采用了中西醫結合治療,收治680人,死亡率只有1.2%。

無論當年還是今天,權威發布都說沒有特效藥。這是從西醫的視角說的,講的是沒有能殺死病毒的藥物。現在只有能殺死病菌的藥物。一個普通的感冒病毒,也是沒有藥能殺滅它的。西醫只能對癥進行支持身體機能的治療,其中使用激素是重要手段。

1.webp (2).jpg

但是,在中醫的視野里,不是沒藥可治。中醫的辨證施治,可使療效出奇的好。我在當年的采訪中得知這些情況,非常驚訝!但是占統領地位的西醫很多不相信中醫中藥。特別是非典這么嚴重的急性傳染病,很多西醫本能地認為,用療效慢的中藥治療,豈不是開玩笑!后來是國務院防治非典指揮部總指揮吳儀副總理親眼看到了中醫中藥的特殊療效,在吳儀的支持下,中西醫結合的治療才應用于小湯山醫院。不僅病人喝中藥,醫生護士也喝中藥預防。小湯山醫院收治了整個北京市當時大部分尚未治愈的非典患者,創造了全球極低的非典死亡率1.2%。醫生護士零感染。

以下選載《非典啟示錄》中的有關章節。為了讓大家對當時的北京遭遇非典——就像一粒火種點燃干柴,立刻熊熊燃燒——獲得印象,我從“北京第一例”說起。

【節選2】

前線離我們很近

前線離我們這樣近,我們能感覺到它嗎?當災難像炮彈那樣就在我們身邊爆炸,轉眼間一座首都遭到重創……多年后回顧往事,我們會從昔日的犧牲中收獲到一些值得珍藏的東西嗎?我們能比當年更真實地面對自己的靈魂嗎?

1
超級SARS進京

 

北京第一例是一位青年女子,27歲。

 

她出現在3月1日零點以后的北京。

一輛山西太原的120救護車載著她,直奔解放軍301醫院急診科。這是一個星期六,她被收在急診病房。從這時開始,感染就在急診科病房發生了。

星期一,她被轉入呼吸科病房。

這天,她的母親也發高燒。主治醫生發現此病符合廣東非典的診斷標準,將其母女安排隔離治療。此時,得知她父親在太原也發病。3月5日,她的父親也來到北京301醫院就診。由于301不是傳染病醫院,就在5日這天,她一家三口被轉到解放軍302傳染病醫院。

有關北京第一例的姓名,我還是沿用她5月份向媒體公開自己經歷后見諸媒體的化名:徐麗。這天,她給《中國青年報》發來傳真,其中寫道: 
這段經歷幾乎使我崩潰,短暫22天中充斥著病毒、內疚、愛和感激。我盡量不為昨天傷痛,因為很多人已經永遠沒有明天。讓我們帶著教訓,更好地活著……

從這里,我們已能讀到這位女子被驚恐和非常的痛苦浸泡過的心情,而不僅僅是她的經歷。

非常的痛苦是不堪回首的。廣州的周先生(廣州人說的“毒王”,鐘南山說的“超級傳播者”)一直拒絕媒體采訪甚至拒絕醫院對他進行追蹤復診,我持理解的同情態度。因為有些心靈的痛苦會回避一切可能引起記憶的場景,有些痛苦可以達到心靈不堪承受的程度。山西徐麗的回顧,她那淚水浸泡過的思索有切膚之痛,我想是應該以尊重的心情來凝聽的。我現在就遵循著她的心情和語境來描述這個故事。

她說她2月要去廣東出差,行前對廣東發生不明原因的肺炎已有耳聞。她的母親在報社工作,曾為她查閱了一些報紙,還打電話給廣東的同行問情況,得到的回答是“謠傳多,沒那么嚴重”。

她還得知廣州曾經搶購板藍根,于是在收拾行李時往包里扔進了一盒板藍根,這細節反映她是多少有備而行的。

她出行的這天是2003年2月18日,與弟弟一同出發。到廣州后,乘出租車,她還向司機打聽廣東怪病的情況。司機回答她:“沒事。我們每天拉這么多客人,你看到的,我們也沒有防范,都沒有事啦,不要害怕。”

但是,她有事了。

無法知道她的源頭是誰。到廣州后,他們接著去了深圳,在從深圳返回廣州的火車上,徐麗感到全身發冷。

2月23日,她回到山西太原,發燒38.8度,去一家大醫院就診。這時,她擔心自己會不會得非典了,她告訴醫生:“我是從廣州回來的?”

她以為醫生聽了她這話應該會擔心,但醫生笑了:“不要大驚小怪。”給她拍片和血液檢查后,醫生對她說:“不是非典。”

她松了口氣,但她還是擔心會不會誤診。

她已經知道應該早發現、早治療,生怕誤了。于是,當晚到另一家醫院輸液時她又掛了個號,診斷的結果仍然說她是“重感冒”。

25日,她高燒到40度,又換了一家大醫院再看,醫生還是沒有懷疑她患了非典。沒準真不是?她多么希望真不是。

1.webp (3).jpg

可是,連續輸液,燒退不下去,這讓她無法放心。

27日,再去醫院。此時,她已聽說中央電視臺報道非典是衣原體感染的,就要求醫院查她有沒有“衣原體”。醫生已經看到她有肺炎癥狀,有了警惕,同時也看到媒體報道的非典病原是衣原體,于是查她有沒有衣原體感染。檢查的結果,醫生也松了一口氣,因為排除了她有衣原體感染:“你還是普通的肺炎,不要緊張。”

但是,就在這個27日,她再到山西省人民醫院求治時,呼吸科主任魏東光感覺她是得了非典,把她收進了“特護病房”,同時要求醫護人員注意隔離防護。

28日,她的病情繼續發展。她的丈夫提出:“應該到中國最好的醫院去!”全家人商量,選擇進北京,“到解放軍總醫院去!”

這就來了。

山西省人民醫院呼吸科主任魏東光對這個病人放心不下,還主動隨車護送,并動用了當地的120救護車。徐麗的深深感激和愧疚也由此開始了,因為魏大夫返回山西后即發病,被確診為非典,此時發病的還有兩位太原護士,山西省的疫情由此被點燃。

1.webp (4).jpg

3月5日,解放軍301醫院迅速將這一家子轉入302傳染病醫院,這可以使他們一家得到更為專業的援救。302醫院馬上將這一家子作為非典治療。兩天后,徐麗的燒退了,生命出現轉機。但是徐麗的父親病情迅速惡化,7日晚已經危在旦夕。

2
傳染鏈在北京擴散

接著說北京第二例。

 

輸入北京的第二顆“火種”,是一位去香港探親返京的七十多歲老人李某。他在香港去過威爾士親王醫院被感染,該醫院的非典源頭可追溯到廣州那位“超級傳播者”周老板。如此,傳入北京的這第二例,源頭也是廣州的超級SARS。

這位老人3月15日回京,在飛機上就發燒,從這時起就可以傳染他人。飛機降落北京,受他感染者就能把SARS帶到北京的不知哪些地方了。

這位老人下飛機的當日,就到北大醫院急診科輸液,然后走了。就這一次輸液,感染了為他輸液的護士。

16日上午,他進了東直門醫院,再也沒有出來。

19日晚,當時在救治這位老人的東直門醫院青年主治醫生段力軍發病。20日起,參加搶救這位老人的醫護人員全部倒下。至此,在東直門醫院首輪感染的確診病例達到11人。

3月20日,美國發動了對伊拉克的戰爭,覆蓋媒體的戰爭報道席卷了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這時刻,絕大多數北京人只知遠方有薩達姆,而不知SARS已來到我們身邊。

日后追溯當初,人們說,在北京的傳染源有“三大支脈”,第三支的源頭是一位出租車司機,這主要是因為他傳染了八十多人,民間俗稱“北京的毒王”。誰傳染了他呢?他拉過許多乘客,已經無法追尋。或許是上述“兩支”傳染給他。這位39歲的司機到過多家醫院就診,于3月26日被朝陽醫院截收,28日轉入佑安醫院。他至死也不知是哪位乘客把他“點燃”。

這表明傳染鏈擴散,病源已經在社會上傳播災難。

1.webp (5).jpg

你可以看到,輸入北京的第一例和第二例,一開始就感染了多人。他們身上的病毒是超級SARS了,而那位感染了八十多人的出租車司機,傳染力也極強。我在上一篇里為什么特別說,你去打車一定要戴口罩?的哥的姐更要戴口罩,就像醫生上班那樣。因為在城市里,當發現家里有人發燒,卻自己無車,就會叫出租車。如果發燒的是非典患者,這就是一個非典病人上車了。冬天的士的車窗還是關的。這個時候的出租車司機如果沒有戴口罩,感染上的可能性就很大。如果司機感染上了,他在發病之前已經可以傳染別人。這時你打車坐進入,這位司機就可以傳染給你。即使這位司機沒有感染上,但你坐進某位去醫院就診的非典感染者坐過的地方,你也可能被傳染。這就是你打車一定要戴口罩,下車回家后要給自己清洗的原因。

1.webp (6).jpg

3

南北中醫治療創造的“三個零”


先說一下,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非典時期曾收治了73例確診的非典患者,主要用中藥治療,創造了三個零:零轉院、零死亡、零感染。來的百分之百治好了,沒有一個轉院,沒有一例死亡,沒有一個醫護人員被感染。

 

不僅廣州這家使用中醫藥治療的醫院如此。超級SARS進京,北京中醫藥大學有一個醫院的治療效果也令人驚嘆。

1.webp (7).jpg

這里還需要說一下,北京中醫藥大學有兩個中醫院,一個是東直門醫院,一個是東方醫院。

在遭遇戰階段,東直門醫院于3月16日接診“北京第二例”,11名醫護人員被感染倒下,青年醫生段力軍犧牲,隨后還導致東直門醫院整體隔離封院。于是有人說,對付非典,中醫不行。

1.webp (8).jpg

可是,東直門醫院急診科主任劉清泉的經歷卻很神奇。劉清泉也是最早接診“北京第二例”的醫生,他于3月22日發燒被隔離。但是,他在發燒之前就找姜良鐸(北京抗非典姜八味中藥方的首席中醫)商量了一個藥方,然后開始每天喝中藥。

發燒后,他一邊輸液一邊繼續喝中藥,兩天后燒退了。

其他被感染的醫護人員都先后被確診為非典。

只有他幸免。連“疑似”的癥狀都沒有達到。

那么,他是沒有感染上非典病毒嗎?

可是,他的妻子在他發燒期間去看他,妻子被傳染上非典,妻子病逝了。劉清泉如果不是因為一開始就用中藥治療,阻止了病情的發展,還能有別的解釋嗎?

再說東方醫院得知東直門醫院遭襲擊后,立刻上網了解有關非典的癥狀等情況,接著緊急購買了20臺呼吸機,準備救治重癥病人。同時組織以周平安為主的醫院專家組,根據中醫處理溫病、傳染病的經驗,討論了一個應對的預防治療方劑,這是個“十一味中藥方”。

3月19日開始生產這個預防中藥,給全院醫護人員發放,對門診發燒病人也給藥。3月中旬以后,東方醫院共接診1100多例發燒病人,從中收治了非典和疑似22例,該院在第一時間就給中藥,患者平均退燒時間29個小時。對確診病例繼續給中藥,平均用激素每天80毫克(很小的量),平均使用激素的時間是7天。有8例從未用過激素。所有確診患者無一例出現呼吸窘迫。

再說東方醫院緊急購買的20臺呼吸機,最后一臺也沒有用上,因為沒有一例需要使用呼吸機。

沒有一例需要搶救。

沒有一例死亡。

醫院說,我們不認為我們的醫療技術會比那些著名的專家高,這只是由于中西醫結合治療,有效地阻止了病情向重癥發展。

1.webp (9).jpg
【姜良鐸的“姜六味”】

 

這是當年貢獻預防非典的“姜八味”的姜良鐸博士推出的預防新冠狀肺炎的“姜六味”。配方:

生黃芪9g,北沙參9g,知母9g,蓮翹12g,蒼術9g,桔梗6g。用法:水煎服,每日一副;或一副吃兩天,用六天。


雖然東直門醫院曾因感染被整體封院,但東方醫院醫護人員是零感染。不僅醫護人員零感染,所有護工、勤雜人員和所有住院病人無一例感染,無一例后遺癥。

因而也稱創造了“三個零”:零死亡、零感染、零后遺癥。這“零后遺癥”,是相對于廣東、北京等地西醫治療出現的嚴重后遺癥而言的。

4
整個北京戰場無一減員的唯一集體

東方醫院因無一人感染,成為北京戰場參加了抗非典而始終無一減員的唯一集體。

 

于是,東方醫院有幾十名醫護人員先后被派往4個定點醫院去支援,并且全部都在最前沿,全部安全歸來,始終無一人感染。

為什么?他們比別人多一個措施,就是中藥預防。

很難想象,在整個抗擊非典時期,他們始終戰斗在非典一線,SARS病毒會絲毫進不到他們的身體內部?可以解釋的理由只能是:他們一直在喝的預防性中藥,致使SARS病毒即便進入他們的身體,卻無法引起他們發病。

東方醫院到4月底給全院職工發放的中藥總計有兩萬三千多袋。在京城爭購“八味方”之前,他們已供應周邊醫療合作單位和出售達60萬付,這是8萬人的服用量。

1.webp (10).jpg

“但這些都沒有對照實驗。”西醫說沒有對照實驗,就沒有科學數據。在西醫看來,必須有對照組實驗,才是科學的方法,這是全球醫學界都能聽懂的方法。

老中醫則發怒說:你們說的非典,大家都看到了人命關天。我們中醫認為,用中醫的治療方法,可以使患者在發熱初起時不讓他發展成重癥。只有你們西醫說沒有特效藥,才把他們醫成重癥。我們明知用中藥可以使他們不發展成重癥,為什么還要拿一組人做實驗?等到有人成重癥了,再拿數據說明我們中醫高明嗎?這是什么邏輯,什么科學?這是混蛋科學!

這是我聽見的老中醫的聲音,只是先生不愿透露姓名。

但是,迫于西醫統治著整個醫療界的現實情況,東方醫院為了讓醫學界看到中藥的療效,還是做了對照實驗。

4月19日,他們奉命去長辛店醫院援建定點醫院,神經內科主任醫師張允嶺與張曉梅博士等人帶著一個中西醫結合治療方案,進了長辛店醫院,在SARS一病區和二病區開展了臨床對照實驗治療。

采用中西醫結合治療的效果很快顯現出優勢,這次可以用數據來證實了。還有一個西醫也不能不承認的情況,由于他們把“喝預防中藥”帶到長辛店醫院,這里的西醫和護士聽說東方醫院的醫護人員喝這中藥無一人感染,大家都寧可信其有用,也喝了。我不知道是不是也有人沒喝,但可以肯定的是,這次會聚長辛店的400多名醫護人員無一人感染。

1.webp (11).jpg

5
中西醫結合治療運用于小湯山醫院

上述成果,得到了吳儀和北京聯合工作小組的重視。在吳儀的支持下,東方醫院被指定去支援小湯山醫院,隨后中西醫結合治療在小湯山醫院實施。不僅病人喝中藥,醫生護士也喝中藥預防,取得很好效果,收治了680名非典患者,死亡率僅1.2%,1200名軍隊醫療人員零感染。

1.webp (12).jpg

 

這期間,北京全市定點醫院60%以上患者采用了中西醫結合治療。在治療實踐中發現,服用中藥可以縮短平均發熱時間、有利于改善全身中毒癥狀、促進肺部炎癥吸收、減輕激素使用和撤減過程中常見的副作用等,于是繼續擴大治療對象。

特別值得重視的是,有1/3以上的重癥患者也服用了中藥。由于介入中醫藥治療,極大地穩定了患者的情緒,對促進病人康復效果明顯。

世界衛生組織認為,中國防治SARS給人類提供了可貴的經驗,其間中醫學以其數千年來對付溫病、傳染病的獨特方式,尤其讓人類治療SARS看到新的曙光。

6
一個整體被隔離的村莊

《非典啟示錄》中還記錄著一些鄉村醫生用中藥治療非典獲得奇效的例子。比如房山區韓村河鎮的上中院村,是北京郊區第一個被隔離的村莊,因為有兩位女青年被確診為非典患者,在2003年5月26日零點村莊被整體隔離。因為不清楚這個村有沒有別人被她們感染。為了防止向其他村擴散,于是將這個村子整體隔離。

 

這個村里只有一個私人的診所,醫生叫馮玉林。當時醫院病床緊張,這兩位被確診的女青年先留在本村隔離治療,讓這位馮醫生負責治療。馮醫生感到責任重大,覺得自己就是個水平很一般的鄉村私營醫生,怎么能治這么大的要命的病呢!再說鄉村診所條件很差,根本沒有急救的條件,馮醫生也沒有急救的經驗,可是村莊已經封上了。

離村莊三十米的地方拉起了警戒線,村民都不得進出。警戒線外有公安和鎮上的聯防隊員守衛。村民像看電影似的,看到穿得像太空人一樣的工作人員在村子里挨家挨戶地消毒。

為了減輕這兩個姑娘的難受,馮醫生給她們輸了中藥雙黃連,連續輸了幾天,她們退燒了。再用中藥雙黃連,她們竟然好起來了。馮醫生自己感到非常驚奇。“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雙黃連治好的。”馮醫生說。

這個村莊總共被隔離了17天,沒有發現其他村民發燒。5月12日,隔離解除。但村民們自發地在村口拉繩設崗,禁止外村人進村。

7
為什么西方人把感冒當大病

“西方人把感冒當大病。”這是去國外留學的人告訴我的。

我問原因。回答說國外因重感冒導致死亡的病例每年都有不少,有時甚至是很多。可是中國人多數并沒有把感冒看成多大的病,只是感冒讓人難受。要是發燒了輸液還要花一筆錢覺得劃不來,所以發現鼻塞了,趕緊服用感冒沖劑,然后過個幾天一星期,也就沒事了。

中國人與西方人對感冒的感覺,為什么有此不同?

這是中藥幫了中國人的忙。

誰感冒了,常常是先拿幾袋板藍根或別的感冒沖劑喝下去再說,或者再吃些銀翹片之類,這些都是中藥。可能用不著上醫院就好了。如果不好,發起燒來,也往往是在吃了治感冒的中藥之后再去醫院。這時其實已經吃了中藥,即使發燒,那中藥也是產生了效果的,這與完全沒有吃過中藥就去看西醫是不同的。

在中國,即使你去看西醫,醫生也會給你開治感冒的中成藥。是中藥清熱解毒的功效幫了中國人,所以不覺得感冒有什么可怕。

西醫常說,感冒初起喝感冒沖劑是有效的,到嚴重了喝就沒效了。所以很多人一旦感冒嚴重了,就停止了喝感冒沖劑。

現在了解了劉清泉大夫的奇跡,了解了東方醫院用中藥治療SARS防止往重癥發展的奇效,我知道了,一旦感冒嚴重了,發燒了,更要喝、要吃中藥。因為不論你是否在接受西醫輸液治療,這些清熱解毒的中藥對重癥感冒仍然是很有幫助的,然后靠自己身體的自愈力恢復。 

8
請相信祖國的中醫中藥

非典時期最大的損失,莫過于沒有及時地充分運用祖國醫學獨特的治療作用。

1.webp (13).jpg

從目前發布的情況看,武漢新型冠狀病毒已傳到全國29個省(區、市),傳播速度比非典快很多。今天國家衛健委發布的最新消息,截至23日24時,全國確診病例已增至830例(這是在24小時內增加了257例);死亡25例。各地新增確診病例湖北105例,重慶18例,浙江16例,廣東21例……已出現沒到過武漢的人被感染的確診病例,人傳人的擴散已經在蔓延。非典時期,廣東、北京的流行病調查顯示,SARS傳播鏈條清晰,可以追蹤到第一例、第二例及其傳播路線,順此找到密切接觸者加以隔離阻斷。現在武漢肺炎四散傳播到處鋪開,不管怎么說,形勢是嚴峻的。

目前發布的消息無疑來自高級專家,專家說潛伏期最多可到14天,并認為“潛伏期可能沒有傳染性”。請注意,這是說“可能”。非典時期發現的是:在潛伏期還沒有發燒的時候,就可以傳染人了。這個情況值得你參考。

正在發展“演變”的新型病毒及其對人體造成的侵害,往往會超越專家以往的經驗,超越他們的預言。我采訪過那些曾經得過非典的專家,他們對非典嚴重性的說法,同那些沒有得過非典的專家說法是有很大不同的。非典后遺癥后來幾乎沒有被報道,使用激素過量造成的非典后遺癥極其嚴重。總之,對正在發展的“武漢肺炎”,要高度重視,密切關注,自覺地保護好自己和他人,就是對前線正在英勇戰斗付出犧牲的醫護人員的最大支持!

最新報道說,武漢將以“小湯山模式”建醫院收治患者。但愿今天在緊迫時刻,不僅在硬件上采用“小湯山模式”,有關領導部門要充分看到中醫中藥的作用,大力促使中西醫結合治療充分運用于救治患者,并用于防止感染發病。這一定會是重要的防控救治措施。

請相信祖國的中醫中藥,它就是特效藥!

請相信祖國的中醫中藥,不要錯失它!

請相信祖國的中醫中藥,中西醫團結起來,運用它!

(本文節選自王宏甲《非典啟示錄》,未完待續;來源:cba投注策網【作者授權】,轉編自“宏甲文章”)

 

10.webp (1).jpg


 

【cba投注策研究院】作為綜合性戰略研究和咨詢服務機構,遵循國家憲法和法律,秉持對國家、對社會、對客戶負責,講真話、講實話的信條,追崇研究價值的客觀性、公正性,旨在聚賢才、集民智、析實情、獻明策,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奮斗。歡迎您積極參與和投稿。

電子郵箱:gy121302@163.com

更多文章請看《cba投注策網》,網址:

http://www.kunlunce.cn

http://www.ypdzsw.com

責任編輯:紅星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cba投注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技術支持:e久博 cba投注策研究院 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kunlunce@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