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投注

|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國策建言 > 文化建設 > 閱讀信息
忽培元:面對如此巨大深刻的社會變遷,作家不應該抱殘守缺視而不見丨照亮中國奇跡的鄉村書寫
點擊:  作者:忽培元    來源:文學報  發布時間:2020-01-21 10:19:15

 

       從改革開放之后的扶貧開發到黨的十八大以來的脫貧攻堅,一詞之變的背后,是中國披荊斬棘一路走來的歷史跨越。2020,史書將翻開新的一頁——攻克最后的貧困堡壘,所有貧困群眾將和全國人民共同邁進全面小康社會。新時代的新鄉村,新人們正在創造新的生活、新的未來。

在見證這場偉大變革的億萬人中,作家不曾缺席,他們心懷詩歌和遠方,問計田間與地頭,注視著,書寫著。

 

忽培元

忽培元,1955年生于延安。著有文學傳記 《蒼生三部曲——群山、長河、浩海》、長篇小說《雪祭》《鄉村第一書記》、中篇小說集 《青春紀事》《家風》、中短篇小說集 《土炕情話》、散文集《延安記憶》、長詩《共和國不會忘記——大慶人的故事》等。

就像春天到來時,無論風雨寒熱,總會有種籽萌發出土。前進中的鄉村生活里,新生的事物層出不窮。那些積極地投入,奮力推動新事物成長,努力克己奉獻的人們,就是我們苦苦尋找的新人。

從鄉土到鄉村:

文學的藕根在期待中成長

首先感謝上海《文學報》對我創作的有力支持。其實鼓勵我堅持寫作的還有陜西的幾位前輩作家,柳青、杜鵬程、王汶石、李若冰、魏鋼焰。他們的作品與人品鼓舞召喚我無論遇到什么困難和干擾,都沒有放下手中的筆。

作家是干什么的?作家就是講故事的人,但作家更要努力成為一個真實的生活者和生活中的有心人。就像山泉是從大山深處溢出來的,作家的故事也應當從心靈深處涌流出來,那樣才有洗滌靈魂的純度和感動人心的溫度。

我出生在古城延安的新市場溝口,這里是延安時期的新建商業街,屬于城鄉結合地帶,號稱是延安時期的王府井。三四歲時我隨母親和哥哥回到關中老家,陜西大荔縣安仁鎮下魯坡村。天氣晴明時,站在我家老屋后院那棵老棗樹下,望得見南邊的華山和東邊的黃河水。蒙童時期,回到這個黃河畔上的古老村子,我的根脈之所,用兒童那一雙好奇的眼光和心靈開始閱讀這父親、祖父和曾祖父以至元末以來的八輩祖宗繁衍生息之忽家巷”,用一個生性調皮好動的男孩的敬畏之心,感知故鄉新鮮而神秘的一切,留下許多生動記憶和對于傳統農村與農民最初的深刻印象……這無疑成為我童年的寶貴經驗。

 

 

 

 

 

在此期間,我完成了大多收入小說集《土炕情話》中的一批短篇和幾部中篇小說。以善于發現農村新人和塑造新人物典形的著名前輩作家王汶石先生讀了這個集子,欣然作序推薦出版。此后隨著改革開放的啟動,改革中新人涌現,我又撰寫了人物特寫、報告文學集《秦柏風骨》,魏鋼焰老師作序給予鼓勵并推薦出版。以后在延安工作的八年間,我寫了中篇小說集《青春紀事》中的六部中篇,在較長時空中梳理呈現了自己頭腦中銘刻著的鄉土記憶和人物形象,其中難免也攝入了自己的經歷和身影。這三本以農村題材為主的作品,加上把農村拓展延伸到城鎮的長篇小說《雪祭》的完成,構成了自己的早期鄉土書寫。

 

 

 

 

 

 

 

 

處在這樣的興衰博弈、冷熱交匯之中,有良知的作家很難無動于衷。在行走鄉村的日子里,突然有一天,我強烈地意識到了自己的使命,也感到當下鄉村現狀,使得從前像兒子熟悉母親一樣的我,感到了陌生與某種尷尬。是的,你從前熟悉的農村和農民開始變得陌生起來,你突然發現祖祖輩輩依靠種地過日子的農民,他們對于土地和土地上勞作的態度變了,變得冷漠,消極而不可思議。他們的變化不僅僅是衣著與外表,更是內心和精神層面的。你開始驚異于自己同他們之間有了一層看不見摸不著的透明隔膜,一種就像長大后的兒子與父親之間那種無法溝通的深深的代溝的存在。不光是語言無法溝通,更發現你從他們的眼神里,再也看不到當年那種精神標識,而代之以某種捉摸不定的價值取向和彷徨不安。這是40年間城鄉二元結構失衡之后的鄉村與人群的現狀,可謂是蘊含希望又充滿挑戰。如同秋冬時期的荷塘,文學的藕根正在期待中成長。

 

《鄉村第一書記》自201812月由作家出版社作為重點作品出版發行以來,引起文學屆、圖書屆和社會各屆強烈反響。中國作家協會和國務院參事室先后分別兩次組織專家研討。專家普遍認為《鄉村第一書記》是改革開放以來全景式反映我國農村現實生活的一部精品力作,是當前扶貧工作和鄉村振興偉業實踐的深入研究探索和某些方面具有"破題性"意義的思考和藝術再現。

拙作《鄉村第一書記》,就在這樣的氣候環境中醞釀形成。白朗、劉秦嶺及周圍的人們乃至廣大村民群眾,就像塘底大大小小的蓮藕,開始帶著全新的希望,吸收大地的營養,成長并豐滿鮮活起來。這就引發一個問題:什么是新人?當下鄉村中誰能代表新人?就像春天到來時,無論風雨寒熱,總會有種籽萌發出土。前進中的鄉村生活里,新生的事物層出不窮。那些積極地投入,奮力推動新事物成長,努力克己奉獻的人們,就是我們苦苦尋找的新人。新人中有大量年輕人,但新人不一定都是年輕人。《鄉村第一書記》中的兩任老支書,90歲老支書與60多歲的前任支書姜建國,他們雖然識字不多,甚至有這樣那樣的缺點不足,但是作為農村老黨員干部,他們集體主義的思想基礎是牢固的,為群眾謀利益成為他們基本思維定勢。因此,他們的價值趨向決定他們總喜歡為新事物鼓掌開道。接受并催生保護新生事物,成為他們的天性本能。

當然鄉村的裂變正在無窮期地進行,我們的認識和書寫難免浮淺、遠遠不夠精確,更不夠精彩。歷史視野下的鄉村書寫未有窮期。我們的腳力、視力、腦力和筆力仍在經受挑戰考驗。時代要求和我們的前輩作家樹立起來的文學標桿,就像一座座高峰,召喚我的奮力登攀。(忽培元)

責任編輯:向太陽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技術支持:e久博 cba投注策研究院 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kunlunce@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