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投注

|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國策建言 > 文化建設 > 閱讀信息
馮鉞:西方民粹主義反思及其對中國的啟示
點擊:  作者:馮鉞    來源:cba投注策網【作者授權】  發布時間:2020-01-21 11:01:35

 

1.webp (17).jpg

【核心提示】 西方民粹主義越來越以反全球化為旗幟,凸顯了西方社會的深層次矛盾,雖然中國尚未解決教育、醫療、住房等問題,但民粹主義在中國似乎并不流行,主要存在于學術界的探討中。因此,西方社會的民粹主義值得警惕和反思,但不能簡單把西方流行的民粹主義現象拿來對照中國。中國要走出以經濟思維、站在經濟立場、用經濟數據來衡量國家戰略安全問題的定勢。

民粹主義在近十幾年的西方日益流行起來,越來越成為社會、學術界熱衷于探討的話題。中國也出現了批判所謂中國民粹主義的現象。民粹主義這個詞來源于英語populism,指平民的、大眾的主義。在政治論述里,Populism涵蓋了各種不同的意涵,例如受到許多人喜愛的、大眾的、受歡迎的;在現代,“這個詞仍然保有‘民眾的利益與價值’之意”。結果中文翻譯成“民粹”并附加上了貶義。在西方國家內部受到歡迎的populism,對其他國家來說則可能意味著矛盾,甚至對抗。

因此,不能簡單把西方流行的民粹主義現象拿來對照中國。僅按流行的學術思維,對民粹主義的構成、特點等進行分析,并不能滿足我們觀察社會、觀察世界、預測發展趨勢的需要。我們需要看到它背后的東西。西方的民粹主義確實值得批判,而被指摘為中國民粹主義的則是另一種情況。

在西方歷史上,民粹主義與民族主義經常交混


西方的民粹主義與中國語境下某些人對中國民粹主義的翻譯與批判有很大區別。西方社會的民粹主義值得警惕和反思。在西方歷史上,民粹主義與民族主義經常交混,民粹主義發展到后來往往成為民族主義。西方歷史上民粹主義大多發端于“憤怒、怨恨、不滿”。例如,憤怒導致的民粹主義曾催動日本朝著軍國主義轉向;怨恨導致的民粹主義曾將希特勒的納粹黨選進德國總理府;不滿導致的民粹主義曾歡迎墨索里尼向羅馬進軍,掌握意大利政權二十余年。

任何重大社會思潮變化的背后,都可以在歷史中找到它的軌跡。民粹主義普遍被定義為社會大眾對精英的反動。通常一國的民族主義往往由民粹主義發展而來,批了民粹主義,也等于變相否定了民族主義。西方國家經常指責中國的民族主義,但西方人眼中的民族主義是有特指的,即當面對19世紀末、20世紀初殖民地、被侵略國大眾的反抗時,西方便煞有介事地指責這種大眾反西方和西方代理人的思潮、運動為民粹主義,進而指責其是民族主義。

近十幾年西方民粹主義形成的背后究竟有哪些因素?這十幾年在歐美等國民粹主義興起并受到指責,其實并不是什么新鮮事,它只不過又回到了十九世紀早期對民主的認識時的狀態。因為在十九世紀早期之前,民主在西方的定義是指大眾暴民的民主,當今世界批民主很不合適,便給它起了個新名字叫做民粹,而西方國家形成的排外式的民粹主義確實應予批判,但用民粹主義指向共產主義則是這股思潮背后的真實目的。有些西方民粹主義者打著反全球化的旗號,繼續鼓吹一百多年前便流行過的“黃禍威脅論”,將矛頭指向中國,并試圖積聚更大的反華力量,吹噓這樣就保護了自己國家的安全,就等于為本國民眾服務了。

近十幾年來,西方民粹主義越來越以反全球化為旗幟,凸顯了西方社會的深層次矛盾


西方的民粹主義者們把本國經濟危機、產業空心化、貧富差距擴大、中產階層收入下降、失業增加、難民潮等問題全部歸咎于全球化。自冷戰結束以后,在西方國家看來,全球化不僅是經濟的全球化,也是西方政治理念、制度的全球化。但進入二十一世紀以后,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機、2010年中國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之后,原本由西方主導的經濟、政治全球化反噬了自身,西方的經濟和政治的理念、制度等都遭到廣泛而深刻的懷疑、質問。西方國家的少數精英階層從經濟全球化中獲取了大量利益,財富大量集中到這些精英階層手中,加速造成分配不均,社會進一步分化。再加上資本追逐利潤的本性,西方將許多產業轉移到發展中國家,同時大力推動賺錢最快、最方便的金融虛擬經濟,導致本國實體經濟衰弱,大量企業減員、破產,普通人失業,致使西方社會內部,底層民眾、中間階層等占人口大多數的群體對全球化的看法發生變化。

有學者指出,“歐洲一些民粹主義政黨,有明顯的種族主義傾向,對外來移民采取排斥和仇視的態度,反對社會多元化,反對多元文化,反對歐洲一體化,鼓吹極端民族主義”。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后,處處以“美國優先”為原則,許多人指責是特朗普激起了美國的民粹主義。實際上,美國十幾年來遇到的問題與歐洲有一定相似性,加上美國社會中存在多年的“政治正確”規則,更容易激起美國的民粹主義。這些年來美國在保持金融、高科技等領域領先地位的同時,其制造業領域的工作機會大量流向海外,這種流失也波及相關服務業,導致這個行業的工作機會也大量流失。2008年金融危機給美國引以為豪的金融經濟以重創,金融業原本挺富有的“打工仔們”也大量失業,就更不用說那些數量更大、失業更早的實體經濟工人群體了。與此同時,美國政府應對非法移民不力,大量拉丁裔移民非法持續進入美國并長時間居留、工作,拿走了許多工作機會,更重要的是這部分人口拉低了美國人的工資水平,影響到許多普通美國人的工作、生活。這種情況持續多年,不見改變。這就導致了社會中原本生活穩定的那部分普通中產階層的嚴重不滿,但美國社會自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以來形成了美國特有的“政治正確”規則,人們輕易不敢表達有關移民、膚色、種族、性別和工作機會等觀點。多年來,相當多的美國人對于“政治正確”的不滿一直在積累。特朗普引爆了這一切,他只不過是最后的導火索而已。

中國依靠自身的積累和社會主義制度,順應全球化時代潮流,在發展經濟的同時,也給其他國家提供了大量機會和幫助,這是全球化的正面功效。雖然中國尚未解決教育、醫療、住房等問題,但民粹主義在中國似乎并不流行,主要存在于學術界的探討中。

過去數十年,歐美各國幾乎很難見到民粹主義的影子。因為那時的歐美經濟實力強、軍事實力強,在全球占有絕對優勢地位,這就導致全球很多國家對西方的政治制度盲目崇拜,認為是政治制度促進了西方在經濟、軍事上的強大。殊不知,這恰恰把因果關系搞顛倒了。現代最著名的西方學者羅素曾指出:“近代歷史表明,(資本主義制度下的)代議制政府并非是適用這個地球上所有地區的靈丹妙藥。它的成功似乎主要限于操英語的國家以及法國。”當西方國家比較富足時,這些帶著階級屬性的深層次問題顯得比較邊緣化,但由于西方政治制度在根本上難以解決社會平等問題,或者資產階級、精英階層根本不想解決社會平等問題。可以預見,階級階層矛盾的凸顯只是一個時間問題,由不平等導致的社會矛盾會導致危機的產生,在當代的體現便是西方國家的民粹主義。

近十幾年來,西方的軍事實力仍強,經濟實力雖然也仍占絕對優勢,但已相對下滑。歐美各國普遍經濟增長乏力、中產階級的相對獲得感降低,青年失業率大幅攀升,傳統政黨在紛繁復雜的環境下沒有及時找到解決社會問題的有效辦法,在高新技術社交媒體的推波助瀾下,大眾更有可能按照集體行動的邏輯,被“及時的”聯系到一起,采取相同的行動。

由于西方國家采取的是“自由選舉”制度,候選人必須最大限度獲得選民的支持才能獲勝,這就可能出現候選人一味迎合選民喜好、胃口的事情,因為不這樣做就不能在選舉中獲勝。當選了的候選人大多需要兌現選舉時的承諾,國家便有可能走向民粹。西方當代自由民主制度之所以能夠盛行一段時間,背后原因在于西方恰好在這時進入了富足和在全球占據優勢的時代。當這個時代行將結束時,原來那種理論上認為一人一票自由選舉式的西方民主給予了政治權力合法性的觀點日益受到挑戰。

今天西式的自由選舉制度不能再像以前一樣繼續維持政治平衡,反而更有可能成為將分歧推向分裂的力量。有學者指出,“傳統上,民粹主義更多地表現為底層社會成員和窮人,但今天的民粹已經不分社會階層,……更需要指出的是,民粹主義是以民主的方式而崛起的。盡管各種民粹為各國帶來了無限的不確定性,但沒有人敢于質疑或者挑戰民主的方式”。不僅是原來的底層群體,社會里的中等階層,甚至精英階層也愈發對自身未來產生不安全感,加入民粹行列的人越來越多。在西方社會,未來恐怕越來越難以用原來的“平民主義”來解釋民粹主義。這種趨勢發展下去,西方社會有可能向著極端演進,在自由選舉制度的庇護下,有的國家有可能選出新一代“希特勒”;有的國家民眾之間原來的分歧可能向分裂轉化。更有甚者,在這些日益朝著極端方向發展的因素的裹挾下,有的國家之間可能爆發戰爭,而民眾歡呼著支持政府加入戰爭。

很顯然,過去建立在經濟基礎上的物化社會已越來越難以維持。人類又走到了一個十字路口。這個十字路口過去曾一再出現過,但都被資本主義支持下的物化理念引向另一個短期內看起來很繁榮,長期卻將黯淡而混亂的方向。

消除民粹主義影響,要擺脫對“西方現代性”的想象


一波又一波的民粹主義,在原本完全不同的國家興起。世界正滑向危險的邊緣,能在這波大潮中力挽狂瀾的或許只有生生不息的中華文明,前提是:中國要走出以經濟思維、站在經濟立場、用經濟數據來衡量國家戰略安全問題的定勢。

我們習慣性地認為西方的變化只是最近十余年才發生的,實際早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就已有一批中國學者敏銳地覺察到了“西方現代性”的重大變化,但很可惜,這些遠見直到最近才慢慢為人們所認識。有學者指出:“(二十世紀)七十年代以來西方最引人注目的現象無疑莫過于對‘西方現代性’歷史形成的全面重新檢討。”在對經濟、政治、文化領域進行“西方現代性”反思后,該學者得出結論:“所有這些都在提醒人們:自上世紀(十九世紀)末以來一直在學習西方的中國人,今天已不能不同樣全面重新檢討中國人以往對西方的理解和認識。”因此,打破對于西方模式的盲目崇拜、消除民粹主義影響,要擺脫對“西方現代性”的想象,理性看待西方的民粹主義與中國的民粹現象。

如果我們仍不能擺脫對頭腦中想象的“西方現代性”的拙劣、生硬模仿,西式的民粹主義也可能席卷中國。如果出現這種情形,那多半是由于狹隘和盲目學習西方的意識與政策導致的。西方學術界習慣用各種各樣的經濟數據、數學建模來分析社會,我們便也用這些來分析包括民粹主義在內的一些社會現象,而社會是人類復雜心理和行為的綜合,不是一塊塊僵硬的分割,很難用數據、建模等看似科學的東西進行分析。

關于這一點,早就有學者指出過:“實證主義和數學建模主要表達的是物體與現象的量化和功能關系,這些關系很容易利用統計數據和其他數據進行表達。在大多數情況下,它們都是描述位于現象表面的個別過程的信息。而馬克思主義研究需要首先分析現象的本質與社會發展的基本規律,分析其內涵。還有更重要的,這就是研究社會進程中的真實的深層次矛盾,闡明具體社會體制、制度和現象產生、發展和衰亡的規律。所有這些都說明了創造性地掌握、發展和不斷運用辯證法的必要性。”

用經濟思維來探討、制定社會發展政策將導致社會滑入危險地帶,這是黨和政府早就意識到的問題。我們提倡“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但如何處理經濟與政治、社會的關系,是一門藝術。因為把經濟搞好了,并不意味著就能解決一切問題。例如,民粹主義就與人們的精神追求有關聯。眾所周知,一個人的層次越高,就越喜歡關注一些如政治、信仰、哲學、音樂、生命關懷等一些看起來形而上的事物;與之相反,一個人的層次越低,他的精神越匱乏,越注重事物的實用性和物質利益。當物質利益出現危機時,他的反應可能趨向激烈,民粹主義便可能出現和發展。近十幾年來我國新疆地區的宗教極端思想和分離傾向,已是地區民粹主義在國家的具體表現。因而,不能把復雜的社會問題簡單化,不能把社會發展歸結為簡單易懂的經濟數據。同時,還應加強思想教育,強化對人的教化功能;在醫療、就業、住房等方面,也應給民眾提供切實可靠的保障,以增強人們的安全感和社會的認同度。

要著重區分歐美民粹主義與中國語境下民粹主義的不同


歐美的民粹主義在反精英、反體制、反全球化的同時,也包含著嚴重的排外傾向。這與中國所倡導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等價值是完全相反的。中國語境下的民粹主義則被有些人暗暗指向了人民大眾,對民粹主義的批判也就成了某些人眼中水到渠成的事。西方的民粹主義確實危險,但中國則將“民粹”二字的本義進行了曲解,在中國批民粹,與我們警惕和批判西方的民粹有著完全不同的含義。

列寧當年批判過俄羅斯的民粹主義,西方也批判民粹主義。列寧批判俄羅斯的民粹主義是在當時特殊環境下,特指借此否定無產階級革命和無政府主義的行為。西方批判民粹主義,一方面是精英把持著西方社會,出于維護自身利益的需要;另一方面,西方的民粹主義確實也應當批判,因為它包含了排外等不良傾向。近年來,一些西方學者仍以殖民主義思維對我國的民族獨立進程、民族主義進行所謂的“民粹主義”詰難,對此,我們必須高度警惕、謹慎甄別、予以澄清、堅決抵制,切不可人云亦云。

傳統中國為何不盛行“平民主義”?因為通過科舉考試,平民有上升通道,中國傳統社會的階層界線既不清晰,也不穩定,但在歐洲歷史上社會各階級地位是嚴格區分的,在今天的歐洲仍可見到許多傳承了幾百年甚至上千年的貴族家庭。歐洲直到十九世紀才模仿了中國的科舉考試,建立了現代文官制度,而在這以前一直都是以血緣的傳承來任命官員。在中國則很少有些現象,中國古人早就意識到所謂平民、精英實際是可以轉換的群體。到了現代“民本”思想也是中國共產黨“群眾路線”的思想根源。如果按當前中國流行的標準來定義民粹主義的話,則中國古代的一些政治價值觀該是錯誤的。雖然中國古代靠察舉、科舉等制度選出來的精英治國,但這個精英至少在表面上要相信“民可載舟,亦可覆舟”的道理,在制度和政策上都要以天下大眾為重要考慮對象。“民為邦本,本固邦寧”這樣類似的觀點在中國古代的治國理念中比比皆是。在中文里“粹”的意思之一是指“精粹”,為何與民結合到一起,就成了一個貶義的象征?

中國的古人自古就教導人們做事切勿以鄰為壑,現在更是提出了共贏、多贏,這就意味著自己發展好了,也要讓別人發展好。這是中國人傳統的價值觀,也是解決各國民粹主義的良藥。歸根結底,中華傳統文化早在幾千年前就閃耀著光輝,而今天的我們仍沐浴在這光輝中。中國共產黨視“一切為了群眾,一切依靠群眾,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的“群眾路線”為“黨的根本的政治路線和根本的組織路線”。習近平總書記反復教導各級黨員領導干部要“不忘初心、牢記使命”。2019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專題民主生活會,習近平在這次會議中強調:“‘不忘初心、牢記使命’,說到底是為什么人、靠什么人的問題,政治局的同志要以此為表率,以百姓心為心,與人民同呼吸、共命運、心連心,是黨的初心,也是黨的恒心。想問題、作決策、辦事情都要站在群眾的立場上,通過各種途徑了解群眾的意見和要求、批評和建議,真抓實干解民憂、紓民怨、暖民心。”人民群眾占我國人口的絕大部分,我們黨來自人民,并依靠人民、團結群眾獲得了中國革命的偉大勝利和社會主義建設事業的突出成就。“為人民服務”的根本宗旨,始終銘記在每一個中國共產黨人的心頭。

參考文獻:
①[英]雷蒙·威廉斯著、劉建基譯:《關鍵詞——文化與社會的詞匯》,北京:三聯出版社,2005年。
②[德]馬克思· 舍勒著、曹衛東等譯:《資本主義的未來》,北京: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2014年。
③[英]伯特蘭·羅素著、王正平主編:《羅素文集》,北京:改革出版社,1996年。
④吳興唐:《民粹主義的前世今生》,《當代世界》,2017年第7期。
⑤鄭永年:《世界為什么變得如何憤怒》,《聯合早報》,2019年12月24日。
⑥陳愛茹:《當今世界為什么需要馬克思主義——訪俄羅斯莫斯科羅蒙諾索夫國立大學教授布茲加林》,《馬克思主義研究》,2019年第9期。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研究所研究員;來源:cba投注策網【作者授權】,轉編自“人民論壇網”

 

10.webp (1).jpg

 


 

【cba投注策研究院】作為綜合性戰略研究和咨詢服務機構,遵循國家憲法和法律,秉持對國家、對社會、對客戶負責,講真話、講實話的信條,追崇研究價值的客觀性、公正性,旨在聚賢才、集民智、析實情、獻明策,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奮斗。歡迎您積極參與和投稿。

電子郵箱:gy121302@163.com

更多文章請看《cba投注策網》,網址:

http://www.kunlunce.cn

http://www.ypdzsw.com

責任編輯:紅星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cba投注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技術支持:e久博 cba投注策研究院 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kunlunce@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