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投注

|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國策建言 > 安全戰略 > 閱讀信息
魏慶:警惕流感病毒被轉化為殺傷性武器
點擊:  作者:魏慶    來源:cba投注策網【原創】  發布時間:2020-01-24 10:52:26

 

1.webp (8).jpg 

 
人類利用有毒的物質由來已久。遠古時期,人們為了生存,曾使用煙火將野獸從深穴巖洞中熏出,以獵取為食。在戰爭中用來殺傷人員、牲畜、毀壞植物等的各種有毒的物質都稱為生化戰劑。

美國得州大學的科學家警告說,流感病毒可以輕易地被轉化為下一代大規模殺傷性武器。1918年,一場被稱為“西班牙流感”的大災難席卷全世界,死亡人數高達4000萬,甚至超過了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死亡的人數。科學家們一直致力于揭開“西班牙流感”的真面目,分析其基因組特征,研究它為什么具有這么強的殺傷力和傳染性。目前,科學家們已經基本完成了“西班牙流感”病毒基因圖的繪制工作。得州大學的科學家穆罕默德·馬吉德博士說:“流感病毒的殺傷力比我們原來設想的還可怕,而且很容易搞到。流感病毒被當作生物武器的可能性非常大。”流感病毒武器將具有的另一項“優勢”是難以察覺。由于流感的普遍性,人們會掉以輕心,這相當于在無形中增大了生物武器的殺傷威力。

人類使用化學武器,最早可以追溯到兩千多年以前。公元前431年,斯巴達人曾拋射燃燒的瀝青和硫磺,用二氧化硫煙霧攻擊雅典人。現代意義的化學戰,興起于20世紀。號稱“化學戰之父” 的德國哈伯教授發明了最早的化學毒劑,奠定了現代化學戰的基礎。1915年4月22日下午5時,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兩軍對峙的比利時伊珀爾戰場上,趁著順風,德軍一聲令下開啟了大約6000只預先埋伏的壓縮氯氣鋼瓶。一時間,在長約6公里的戰線上,黃綠色的云團飄向法軍陣地。毫無準備的英法士兵猝不及防,眼看著黃綠色的氣體涌來,先是咳嗽而后喘息,有的拼命掙扎,有的口吐黃液慢慢躺倒。這就是戰爭史上的第一次化學戰。從此,化學戰作為最邪惡的戰爭被寫入了人類戰爭的史冊。據統計,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交戰各國共生產了136200各類毒劑,施放毒劑達到113000噸,造成傷亡人數高達1297000人。在這一時期使用的化學戰劑主要是“窒息性毒劑”氯氣和光氣、“皮膚糜爛性毒劑”芥子氣和路易氏劑、“血液毒劑”氫氰酸。其中以芥子氣的威力最大。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后,多種多樣威力巨大的化學毒劑相繼問世。德國人似乎對化學戰劑情有獨鐘,1936年12月首先發明了有機磷神經性毒劑“塔崩”和“沙林”。不久,德國的老對手英國又發明了同類毒劑“梭曼”。20世紀50年代末,失能劑受到美軍高度重視。20世紀60年代初,美國生產出了第一種失朗劑—— 畢茲(BZ),而且首先在越南戰場上應用,共使用各種植物殺傷劑78000噸,布灑面積26800平方公里,其中針對農田的約占10%。越南南方受毒污染面積達38000平方公里,153.6萬人中毒,其中死亡3000余人。

侵華日軍在中國大陸就大量使用刺激劑殺傷過許多和平居民。1953年,英國研制出維埃克斯毒劑。沙林、梭曼、維埃克斯統稱神經性毒劑,這類毒劑毒性高、穩定性強,是目前為止各國化學武器的主要戰劑。在軍用毒劑發展的同時,使用毒劑的方法也得到極大的發展。不僅有毒劑炮彈、炸彈和用于飛機布毒的布撒器,還有用于近戰的毒煙罐和毒劑手榴彈。二戰中,蘇聯研制出可發射氫氰酸毒劑“卡秋莎”火箭炮,美國研制出M-34型沙林集束彈。抗日戰爭期間,日本軍隊對中國軍民使用化學武器2000余次,染毒地區遍及19個省區。在朝鮮戰爭中,美國軍隊對中朝軍民也曾多次使用過化學武器。在戰爭中使用有毒的化學物質,歷來遭到世界各國人民的反對。早在1899年,海牙國際和平會議就通過了《禁止使用以散布窒息性或有毒氣體為惟一目的的投射物宣言》;1925年6月,有45個國家參加的日內瓦會議,再次通過了《禁止在戰爭中使用窒息性、毒性或其他氣體和細菌作戰方法的議定書》。然而,化學武器的發展歷史證明,國際公約并沒有能夠限制這種武器的發展,更沒有能限制它在戰爭中的使用。化學武器成了一種禁而不止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隨著科技的發展,生物戰劑早已超出了細菌的范疇。生物武器的首次使用始于第一次世界大戰,但大量研制生物武器是在30年代確立了免疫學和微生物學之后。1936年,侵華日軍在中國哈爾濱組建細菌研究部隊,并于1939-1942年先后在中國多處投擲細菌彈。后來,美國軍隊在朝鮮戰爭中也使用過生物武器。目前,國際公認的生物戰劑有潛在性生物戰劑和標準生物戰劑兩大類。作為生物戰劑至少有6類23種病原微生物及毒素。這些生物戰劑的使用方式也已發展成以氣溶膠形式大規模撒布。在現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中,生物武器的面積效應最大。據世界衛生組織測算,1架戰略轟炸機使用不同武器對無防護人群進行襲擊,其殺傷面積是:100萬噸當量核武器為300平方公里;15噸神經性化學毒劑為60平方公里;10噸生物戰劑可達10萬平方公里。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英國在格魯尼亞島試驗了1顆炭疽桿菌炸彈,至今該島仍不能住人。生物武器的罪惡,引起了世界人民的極端憤慨。1972年聯合國簽訂了禁止試制、生產和儲存并銷毀細菌(生物)和毒素武器的國際公約。但是少數發達國家從來就沒有放棄生物戰的準備,只不過是更加隱蔽罷了。由于生物武器比其他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更容易制造和走私,因此,它對整個人類的威脅不僅沒有消除,反而在冷戰后更增大了。

1.webp (9).jpg

在“9·11”事件前,美國就一直在秘密從事生物武器研究。美國廣播公司的記者曾爆出駭人聽聞的內幕:在美國內華達州一個廢棄多年的政府辦公樓里,五角大樓建立了一個名為“巴克斯細菌武器研發計劃”的細菌武器工廠,并開發出許多威力無窮的細菌武器。還有媒體披露,美國海軍研究辦公室研究“生產”基因臭蟲,讓它們去吞噬敵方公路、飛機跑道、建筑物,腐蝕金屬,分解燃料,這些超級臭蟲在完成任務后將“自殺”。“9·11”事件給了美國政府發展生物武器一個更好的借口。《華盛頓郵報》提供的數據顯示,美國從此開始在非軍事生物武器防御計劃上投入巨資,2001年投入4.18億美元,2005年投入76億美元,5年間猛增了18倍。僅波士頓大學和得克薩斯大學就從美國國立衛生研究所各自拿到了1.2億美元,專門研究生物武器以及防止各種類似生物武器攻擊的疫苗。據透露,美國政府正在進行的一個秘密應對計劃:籌建生物武器實驗室,制造世界上最危險的細菌和病毒武器,以毒攻毒,用于防止恐怖分子可能進行的生物恐怖襲擊!《華盛頓郵報》透露說,實驗室已破土動工,位于馬里蘭州德特里克堡陸軍基地內,距華盛頓約一個小時的車程。實驗室隸屬于國土安全部美國國家生物武器防護分析和對抗中心,整個實驗室8層樓高,將于兩年后建造完畢,預計耗資1.28億美元。實驗室將分為兩個部分,一個是犯罪勘測中心,研究的問題是:一旦發生生物恐怖襲擊,該如何利用現代刑偵技術搜捕恐怖分子。另一部分則是生物武器威脅辨別中心,主要工作是預測生物恐怖襲擊的后果。

目前,世界已經研制成功和正在研制的生化武器功能各異,其機理和作用對象也各不相同,比較典型的有:

一是“害蟲彈”病毒。“害蟲彈”會讓敵方士兵染上一種獨特的氣味——一種具有很具吸引力的性荷爾蒙。令人討厭的大黃蜂或老鼠聞到這種氣味后,就會將他們誤認作異性,而對他們實施難以忍受的騷擾。一旦害蟲彈被發射到敵方陣營之后,這種化學武器能夠在最短時間內吸引成千上萬的大黃蜂和老鼠蜂擁而至,敵方陣地立即就會變成“地球上最不適于人類居住的地方”。這樣一來,陣腳大亂的敵營根本無法專心防御。

二是“口臭彈”病毒。美國空軍科學家還想出一種“口臭炸彈”,一旦這種化學試劑被噴射到敵人身上,他們就會立即產生一種“劇烈而又持久的”口臭。通過此法可讓敵方士兵懷疑戰友放屁或有口臭,影響他們的情緒;與此同時,“中招”之后的敵方游擊隊員或者間諜如果再想混入平民堆中“作奸犯科”,則比登天還難。只要他們一開口就臭不可聞,這樣一來,敵人就無法喬裝打扮,混跡于普通老百姓中了。不過,有軍方科學家指出,這種炸彈對于很多貧窮國家根本不管用。由于這些國家民眾居住環境很差,常常會聞到排泄物的氣味,因此他們對于臭味似乎并不那么敏感,這種炸彈也難以發揮預想的功效。

三是“僵尸彈”病毒。“吸血僵尸彈”的最大妙處在于,能夠在短時間內讓中毒敵軍的皮膚對陽光產生過敏反應,而且一旦這種過敏癥狀發作,患者將會有一種“生不如死”的痛苦,甚至“滿地滾”。一旦在敵軍陣地上空發射“吸血僵尸彈”,一種具有刺激性的物質將會立即彌漫開來,讓敵人皮膚迅速中毒,敵方因懼光而無法在日間進出戶外,更別說操槍打仗了。

四是黏稠彈病毒。這種化學彈通過發射裝置噴射到敵人或攻擊對象的身上之后,在與空氣接觸的條件下迅速凝固,形成十分黏稠的膠狀物質,可將人牢牢地粘住,使其失去行動能力。

五是計算機病毒。計算機病毒武器就是用于軍事目的的計算機病毒。計算機病毒出現不久,美軍就敏銳地認識到它在軍事上的價值,大力發展計算機病毒武器。它具有繁殖性、傳染性、潛伏性、破壞性、可觸發性等特點,如伴隨病毒、“蠕蟲型病毒、寄生病毒、變型病毒、系統病毒、木馬病毒、黑客病毒、腳本病毒、后門病毒、破壞性程序病毒、玩笑病毒、“震網”病毒、敲詐勒索病毒等。

1989年,美軍方就提出計算機病毒是一種新型的電子戰武器的理論。1990年,美國軍方在商業部門投標,進行計算機病毒在軍事武器系統中應用的可行性研究。此后,美國軍方進一步投資五十萬美元繼續深入研制計算機病毒武器。計算機病毒的本質是一種計算機程序,它用修改其他程序的方法將自己精確拷貝或者可能演化的形式放入其他程序中,從而感染它們。計算機病毒一旦發作,輕者可干擾系統的正常運行,重則消除磁盤數據、刪文件,導致整個計算機系統的癱瘓。從可能性上來說,計算機病毒的破壞作用完全取決于由計算機控制的武器系統本身的能力。計算機系統一旦被病毒程序所控制,就會“無惡不作”。如果說核武器把硬摧毀發揮到了極致,那么計算機病毒則是把對信息系統的軟毀傷發揮到了極致。在海灣戰爭沙漠盾牌行動中,美軍上千臺PC感染了“猶太人”、“大麻”等病毒,并已開始影響作戰指揮的正常進行,美國從國內迅速派出了計算機安全專家小組,及時消除了病毒,才避免了災難性的后果。而在伊拉克戰爭開始之前,美國通過第三方把一批打印機賣給了伊拉克,并且在戰爭中通過無線電遙控激活了事先已隱藏在打印機芯片中的計算機病毒,破壞了伊拉克計算機系統。在科索沃戰爭中,以計算機病毒攻擊為重要手段的計算機網絡戰則更為激烈。美軍將大量病毒和欺騙性信息輸入南聯盟計算機互聯網絡和通信系統,以阻塞其信息傳播渠道。南聯盟黑客使用“爸爸”、“梅利莎”、“瘋牛”等病毒進攻北約的指揮通信網絡,致使北約通信陷入癱瘓。美海軍陸戰隊所有作戰單元的E-mail均被“梅利莎”病毒阻塞。北約在貝爾格萊德的B-92無線電廣播網,以及在布魯塞爾北約總部的網絡服務器和電子郵件服務器,均連續受到計算機病毒的破壞。南計算機專家在俄羅斯黑客的幫助下,曾造成美海軍“尼米茲”航母上的計算機系統癱瘓時間長達3個多小時。據戰后權威機構評析,如果說在空襲與反空襲交戰中,南聯盟一直處于守勢的話,那么在網絡戰上卻是處于攻勢。

六是死灰復燃的天花病毒。天花病毒是世界上傳染性極強、危害嚴重的生物病毒之一。由于其病原體存活力強,毒性大,容易通過空氣傳播,很早就成為許多國家的致死性生物戰劑。人感染天花病毒后,經過兩周左右的潛伏期就開始發高熱,渾身劇痛;爾后身上出紅色丘疹,再變成皰疹,最后成為膿皰,同時全身出現中毒癥狀。在沒有事先接種疫苗的情況下,感染天花病毒的死亡率高達30%。天花最早出現在古埃及,后來逐漸擴散到世界各地,曾導致數以千萬計的人死亡,并多次改變了歷史進程。前幾年,美國總統布什正式宣布了天花疫苗接種計劃。美國政府要求為現役軍人和醫務人員接種天花疫苗。布什總統作為全國武裝部隊總司令,身先士卒接種了疫苗。這是美國自1972年中斷常規性天花疫苗接種后的首次恢復。天花是由天花病毒引起的致命傳染病,可通過接種牛痘疫苗有效預防。1980年初,世界衛生組織宣布自然形態的人類天花病已經根除。但自去年“9·11”恐怖襲擊發生以來,一系列“炭疽病毒”事件在美國民眾中引發了生化襲擊的恐慌。而天花這種比炭疽更為致命的病毒也被列為恐怖分子可能發動生物恐怖襲擊的武器。美國首次遭到天花襲擊發生在1763年。當時,英國亨利·博克特上校為進攻美國印第安部落,把醫院里天花病人用過的毛毯和手帕送給兩位部落首領。幾個月后,天花在俄亥俄地區印第安部落中流行開來。這一情景至今留在美國人的記憶里。

七是肆虐全球的鼠疫病毒。鼠疫病毒也是一種具有烈性傳染的生物病毒。如不使用特效藥,鼠疫病毒的死亡率極高。鼠疫主要是通過與患病的嚙齒類動物(如老鼠)接觸或通過蚤的叮咬而傳染的。即使是在科學技術十分發達的今天也不能根除鼠疫,世界上許多國家都存在著鼠疫的自然發源地。美軍早就將鼠疫桿菌列為標準的生物戰戰劑。朝鮮戰爭期間,美軍對中朝軍民發動的生物戰中就使用過大量的鼠疫桿菌病毒。當年侵華日軍專門組建的“73 1細菌戰部隊”也曾大量培養鼠疫桿菌投放中國各地。在實戰中,實施生物戰一方通常通過向敵后方投撒帶菌疫蚤或疫鼠來實現病毒傳播。人接近投撒區后,在防護不足的情況下,就很有可能被疫蚤叮咬而感染。如果病毒的毒性較強,發生敗血型鼠疫的話,病人死亡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盡管國際上有著各種反生物戰條約的限制,一些軍事大國和部分企圖爭奪地區霸權的中小國家仍在加強對這種生物戰劑的生產、貯存、布撒等的研制工作。

八是屢現戰場的霍亂病毒。霍亂病毒是一種烈性的腸道性傳染疾病,在歷史上曾多次給人類造成災難。而與之癥狀相仿的副霍亂近年來亦十分流行,增大了疾病的傳染范圍。霍亂是一種古老的疾病,由病原體———霍亂弧菌引發,多在平時營養不良、衛生較差的人群中流行,患病后一般以腹瀉、脫水為主要癥狀,嚴重時會危及生命。1817年的首次霍亂爆發于印度的恒河三角洲,后流傳到亞洲大部分地區和中東,病死率很高。后來,霍亂在亞洲國家長期持續存在,有的國家幾乎是連年不斷,因而歐美國家曾一度將霍亂稱為“亞洲霍亂”。在朝鮮戰爭期間,侵朝美軍于1952年5月16日在朝鮮的大同郡用飛機投下許多裝有霍亂病菌感染的小動物和食品。第二天,一位朝鮮婦女撿到食品回家食用后,當晚就發生全家腹瀉、嘔吐等癥狀,第三天家中就有兩人死亡。后經檢驗,病人所吃的食品中含有大量的霍亂弧菌。由于霍亂病菌可以大量培養,施放后又能普遍流行,如不及時進行防治,受感染者死亡率極高。霍亂病菌不經呼吸道感染,所以不能以氣溶膠的形式施放,一般是用霍亂病菌污染食品和水源,經腸道感染發病。要防止霍亂的發生,必須特別注意水源和食品的清潔衛生。

九是人獸共染的炭疽病毒。炭疽熱是一種乙級傳染病,要求醫生一經發現必須在24小時以內報告的疾病。炭疽是由炭疽桿菌引起的動物源性傳染病,炭疽桿菌主要存在食草動物如牛、馬、羊、騾等身上。炭疽桿菌在利于它生長和繁殖的動物體內或人體內,可迅速生長繁殖,并產生一種外毒素,能引起組織壞死和全身中毒,甚至致命。當細菌離開動物體內,在動物尸體或污染的外界環境,如皮毛、骨粉、泥土等,細菌就形成芽孢。芽孢的抵抗力極強,可存活多年。當芽孢再次進入動物體內時,它又變為毒力極強的桿菌,引起疾病。人感染此病主要是直接接觸有病菌污染的動物或間接吸入有病菌的污染物而得病,方式有三種:皮膚型炭疽。細菌通過皮膚傷口進入人體,例如宰殺有病菌的牲畜或勞動中皮膚傷口接觸了污染細菌的污染物而受染。肺炭疽。這是最嚴重、病死率極高的一型。細菌由呼吸道吸入,起病急,可先有2—4日的感冒癥狀,緩解后又再起病,表現為寒戰、高熱、氣急、呼吸困難、紫苷、胸痛和咳血色痰等。病情極重,常常可并發敗血癥和感染性休克而死亡,也可并發胸膜炎短期內呼吸衰竭而死亡。腸炭疽。由于進食有細菌污染的肉類而感染,主要表現為劇烈的腹瀉、腹痛、嘔吐、血樣水便等。

十是各種昆蟲病毒。一提到深入戰場的美軍作戰部隊的死敵,人們會想到潛伏在暗處的敵方狙擊手、埋在路上的地雷或“路邊炸彈”,或者核彈、洲際導彈或者其他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等。位于美國馬里蘭州銀泉鮮為人知的美國武裝部隊昆蟲管理局加利布里頓卻十分肯定地說,帶菌昆蟲也是美軍真正的死敵之一。在阿富汗戰爭中,別看美軍裝備精良,可碰上土得掉渣的阿富汗蚊子、臭蟲、蝎子、小咬……一樣歇菜。阿富汗的臭蟲是最厲害的。這是一幫特殊的敵人,鐵絲網、機關槍掩體、雷區都無法阻擋它們的進攻。“這些家伙既沒有 M-16也沒有 AK-47,可咬起人來比塔利班還兇。”一個夜間值勤的美軍士兵談“蟲”色變。他說雖然把鋼盔和防彈背心全穿上了,可還是“ 差點兒被蟲子吃掉”。如二戰期間,巴頓將軍率領美軍進軍意大利的時候,碰上了一種小飛蟲——白蛉。被叮咬過的美軍往往感染上白蛉熱,結果造成美軍部隊減員上萬人。當年在越南戰場,吸血的螞蟥曾讓美軍心驚肉跳;在海灣戰爭中,中東沙漠里的蝎子就成了暗藏的殺手;阿富汗這地方蝎子不多,但臭蟲兇得不得了。斯托克韋爾醫生每天都要巡視營地,排干污水,把垃圾密封起來,噴灑殺蟲劑……“殺蟲的工作量極其繁重。這些工作是對一位昆蟲學博士最大的考驗!”自2003年伊拉克戰爭爆發以來,駐伊美軍因昆蟲叮咬導致350人感染黑熱病,80人患有利什曼病,一度引起美軍官兵恐慌,因為這兩種病易通過昆蟲傳染,且極難治愈易喪命。對此,美國武裝部隊昆蟲管理局研究聯絡官海軍上校加利布里頓聲稱,帶菌昆蟲是戰場上美軍的“另類殺手”。目前,五角大樓正打響一場“昆蟲大戰”,研制各種藥物和裝備對付那些傳播傳染病的帶菌昆蟲。更嚴重的問題是帶菌昆蟲不僅在戰場上威脅美軍官兵,即使在和平時期進行軍事訓練的時候也會傷害他們。帶菌昆蟲給美軍造成的威脅與50多年前十分相似,甚至更加嚴重。例如,瘧疾是當前世界上最危險的寄生蟲傳染病,幾乎每年都有上百萬名非洲兒童因患瘧疾死亡,其他各洲同樣有不同程度的瘧疾病疫傳播。而美軍每年到世界各地的軍事基地進行訓練,同時還要與許多國家的軍隊進行聯合軍演,在這些平時的訓練中,美軍都要面臨帶菌昆蟲的威脅。每當當地氣溫升高,各種各樣的小蟲就開始肆虐,讓美國官兵吃盡苦頭。如果你是大慈大悲不殺生的人,你可能都不能在營地里走一步,因為那里到處都是蒼蠅、跳蚤、飛蟲、蚊子、螞蟻、蜘蛛、模樣嚇人的黃蜂,一不小心就會踩死它們。士兵們受盡了它們的折磨,晚上老是被咬得睡不著覺,渾身都是紅包,真是苦不堪言,而且有些人為此感染上了疾病。此外,目前正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執行軍事任務的美國官兵還深受利什曼病的侵擾。它通過血液寄生蟲侵害人體血管內臟,從而導致患者死亡。這種主要在亞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偏遠地區傳播的可怕疾病每年殺死20多萬人,而感染到利什曼病的人數竟超過了1000萬。傳播這種利什曼病的罪魁禍首就是一種體形微小的沙地蒼蠅。人只要讓這種微不足道的沙地蒼蠅叮咬一次,就有可能很快患上這令人九死一生的利什曼病。盡管這種病可以治愈,但是治療周期很長,需要長期注射藥劑,而且有嚴重后遺癥。

十一是基因病毒。運用基因工程技術,按設計者的需要,通過基因重組,把一些特殊的致病基因移植到微生物體內,而制造出新一代生物戰劑。基因武器與常規武器及核武器相比,具有以下幾個鮮明的特點:巨大的殺傷威力、低生產成本、超級精確化,使用簡易、難于防御、受害后難以治療。

1.webp (10).jpg

十二是神經性病毒。它是一類能破壞神經系統的毒劑,主要有沙林、梭曼、維埃克斯(VX)等。人員可通過吸入或皮膚吸收引起中毒,毒害作用迅速,主要中毒癥狀是瞳孔縮小、胸悶、多汗、全身痙攣等。如損害神經的梭曼,是一種無色,有微弱蘋果香味,象水一樣的液體。梭曼具有中等揮發度,染毒后持續時間較長,在夏季持久時間可達9小時,彈坑附近可長達30小時。它既能以氣霧狀造成空氣染毒并通過呼吸道及皮膚吸收,又能以液滴狀滲透皮膚或造成地面染毒。梭曼毒性大,作用迅速,若通過呼吸道引起中毒,則吸入一口氣的致死濃度為2.3毫克/升。它也可經傷口或誤食染毒食物引起中毒。

十三是糜爛性病毒。它是一類能使細胞組織壞死潰爛的毒劑,主要有芥子氣、路易氏氣。人員通過吸入或皮膚接觸引起中毒,毒害作用通常比較緩慢,主要中毒癥狀是炎癥、潰瘍。如芥子氣即二氯二乙硫醚。純芥子氣為無色有微弱大蒜氣味的油狀液體,工業品為黃色、棕色至深褐色,含雜質越多顏色越深。芥子氣的純度越高氣味越小。芥子氣難溶于水,但易溶于四氯化碳、乙醚、氯仿、汽油、煤油、乙醇等物質中。芥子氣對皮膚有較強的滲透性,其液滴3-5分鐘就滲入皮膚,15~20分鐘可被皮膚完全吸收。芥子氣主要以液滴經皮膚吸收殺傷人員,也能以氣、霧經呼吸道和皮膚吸收殺傷人員。芥子氣對人體的作用是多方面的,能引起皮膚、眼睛、呼吸道及消化道損傷,并能通過上述途徑引起全身中毒。 

十四是全身中毒性病毒。它是一類能破壞組織細胞氧化功能的毒劑,主要有氫氰酸、氯化氰。人員可通過吸入引起中毒,毒害作用迅速,主要中毒癥狀是口舌麻木、呼吸困難、皮膚鮮紅、痙攣等。如破壞血液的氫氰酸,在常溫下,它是一種易流動的無色液體,有比較明顯的苦杏仁味,在濃度較低時也能嗅出。它在使用時不會造成地面液滴染毒。由于它落在皮膚上的液滴未及滲入皮膚就會蒸發掉,因此,氫氰酸屬于典型的暫時性毒劑。氫氰酸是一種毒性較高的毒劑,對人的致死量為體重的百萬分之一。它主要通過呼吸道吸入引起中毒。氫氰酸中毒癥狀出現很快,癥狀發展過程一般從幾分鐘到幾小時。如果吸入極高濃度氫氰酸,1~3分鐘內即出現嚴重的呼吸困難,劇烈抽搐,如不及時搶救就會迅速死亡。 

十五是失能性病毒。它是一類能造成思維和運動功能障礙使人員暫時喪失戰斗力的毒劑。主要有BZ等。人員可通過吸入引起中毒,毒害作用較迅速,主要中毒癥狀是神經錯亂、幻覺、嗜睡、身體癱瘓、體溫或血壓失調等。畢茲是一種白色或黃色無味的粉狀固體,通常以煙狀使用。它揮發性小,化學穩定性良好,不溶于水,能使水源染毒。失能性毒劑畢茲是一種能暫時使人的中樞神經活動或軀體功能混亂的化學毒劑,它主要通過呼吸道引起中毒,中毒以后出現反應遲鈍,昏睡,行動不穩,皮膚潮紅,瞳孔散大,心跳加快,體溫升高,使人暫時失去正常的活動能力。

十六是窒息性病毒。它是一類刺激呼吸道引起肺水腫造成窒息的毒劑,主要有光氣等。人員可通過吸入引起中毒,毒害作用緩慢,主要中毒癥狀是咳嗽、呼吸困難、皮膚從青紫發展到蒼白、吐出粉紅色泡沫樣痰等。光氣是無色的氣體,有爛干草和爛水果味,工業品為黃色或淡黃色液體。光氣蒸發快,易形成傷害濃度,但持續時間短,易被活性炭等多孔物質吸附。它遇水或火堿及氨水等會失去毒性。窒息性毒劑主要損害呼吸器官,引起肺水腫而造成窒息。吸入光氣后會感到胸悶、咽干、咳嗽、頭暈、惡心,經2~8小時后,出現嚴重咳嗽、呼吸困難、頭痛、皮膚青紫,并咳出淡紅色泡沫痰液,中毒嚴重時會窒息死亡。可以說,光氣中毒是通過引起人員肺水腫,造成肌體嚴重的缺氧窒息而殺傷人員的。 

十七是刺激性病毒。它是一類能刺激眼睛、上呼吸道和皮膚的毒劑,主要有西埃斯(CS)、苯氯乙酮、亞當氏氣、CR等。人員可通過吸入、接觸引起中毒,毒害作用迅速,主要中毒癥狀是眼睛疼痛、流淚、噴嚏、咳嗽及皮膚有燒灼感。

十八是催淚噴嚏的西埃斯病毒。西埃斯是白色或黃色結晶,有胡椒味,不溶于水,可以使水源長期染毒。它易溶于酒精,煙油等,遇火堿、硝酸、次氯酸鈣、高錳酸鉀它會失去毒性。西埃斯主要呈煙狀或粉末狀引起中毒。它有強烈的噴嚏作用,又有較強的催淚作用。人員中毒后眼睛有灼燒、異物感,大量流淚。由于它對鼻、咽喉、口腔的刺激,會出現連續噴嚏、咳嗽和流口水。如果人員吸入高濃度刺激性毒劑后,也可能引起死亡。

十九是生物立克次氏體病毒。其大小為介于細菌和病毒之間的一種微生物,和病毒一樣只能在活細胞中生長,一般不耐熱,但耐冷,容易被化學藥品殺死。自然界中對人類有致病性的立克次體有10余種,擁有生物戰潛力的包括普瓦斯基立克次體、恙蟲熱立克次體和貝氏立克次體。這些微生物可引起流行性斑疹傷寒、恙蟲熱和Q熱。流行性斑疹傷寒以人的體虱為媒介,在人群間傳播,這是一種致死性戰劑。據歷史記載,在戰爭與災荒發生的年代,曾發生過多次斑疹傷寒大流行的事件,給人類帶來嚴重災難,奪走無數生命。

二十是生物衣原體病毒。屬于革蘭氏陰性菌,廣泛寄生于人、哺乳動物及禽類,并在宿主細胞內形成包涵體,只有少數會致病,會感染人類的衣原體有沙眼衣原體、鸚鵡熱衣原體及肺炎衣原體,目前只有鸚鵡熱衣原體(Chlamydiapsittaci)可作為生物戰劑,在發病時會有發燒、流鼻涕等癥狀,很像流行性感冒。

二十一是生物真菌病毒。真菌構造比細菌復雜,有明顯的細胞核,其中有少數為單細胞結構,多數是多細胞結構,有菌絲,能形成孢子,透過無性孢子或孢子進行繁殖,真菌以有機物存在,并有一定溫度、濕度就可繁殖,主要包括球孢子菌、組織胞菌兩種,真菌引起的人類疾病多為慢性病,這類戰劑多數是用來進行農業生物戰。

二十二是生物毒素病毒。在很多方面既可成為化學戰劑,也可成為生物戰劑,因此專家們常把毒素這種戰劑稱為生物化學戰劑,某些細菌或真菌在生長繁殖過程中,能合成對人畜有害的有毒蛋白質叫毒素,肉毒桿菌毒素和葡萄球菌腸毒素以及其它植物毒素均可作為生物戰劑,微量的毒素侵入有機體后就可引起生理機能的破壞,致使人畜中毒或死亡,由細菌所產生的蛋白質毒素毒性特別強且能大規模生產,被作為潛在的戰劑進行研究,某些國家的資料顯示,肉毒桿菌毒素可作為致死性戰劑使用,而另外一些毒素又可作為非致死失能性戰劑,自然條件下的肉毒桿菌毒素經由口食就可引起中毒,生活中需特別注意,某些經過培養的毒素不但可以透過食入,甚至還可透過呼吸而引起中毒。

(作者單位:駐京某部委新聞中心;來源:cba投注策網【原創】

 

10.webp (1).jpg

 


 

【cba投注策研究院】作為綜合性戰略研究和咨詢服務機構,遵循國家憲法和法律,秉持對國家、對社會、對客戶負責,講真話、講實話的信條,追崇研究價值的客觀性、公正性,旨在聚賢才、集民智、析實情、獻明策,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奮斗。歡迎您積極參與和投稿。

電子郵箱:gy121302@163.com

更多文章請看《cba投注策網》,網址:

http://www.kunlunce.cn

http://www.ypdzsw.com

責任編輯:紅星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技術支持:e久博 cba投注策研究院 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kunlunce@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