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投注

|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學術探索 > 人文歷史 > 閱讀信息
鐘洋彬:脫去包公的外衣,發掘宋朝的真實面
點擊:  作者:鐘洋彬    來源: 中國國家歷史  發布時間:2020-01-31 10:46:20

 

        泱泱華夏,史為傳承。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責任與義務,傳播真實的歷史。

 

河南開封包公祠

在河南開封包公祠,掛著一副楹聯:

公心著在竹帛,千秋共頌赤膽;

正氣披之管弦,百姓贊呼青天。

包拯的身上寄托著公平與正義,他承載了普通民眾對于美好生活的期盼。他的形象早已脫離了他在歷史中的形象,成為了人們崇拜的英雄。

由此就引發了一個現象:無數的人通過關于包公的戲劇或者影視作品來了解古代的司法制度與司法文化,甚至有一些學者通過包公戲來分析傳統的司法模式,并反思中國傳統司法遲遲不能走進現代的原因。

這一切都讓真實的歷史陷入了荒謬之中,歷史真實的一面變得模糊不清。如果歷史失去了它的真實性,這無疑是對歷史價值的抹殺。

在通過文藝作品談論歷史之前,我們首先需要做的一點是:先了解歷史的真實性,再回頭評述文藝作品中的歷史展現。這是對文藝作品的尊重,更是對歷史的敬畏。

權力道具

關于包公的影視作品能夠搬上熒幕,還要歸功于戲曲。包拯是宋代人,而戲曲在宋代還未發展起來。直到元朝時,戲曲興起,包公戲因此進入了百姓生活。從元朝到晚清,包公審案的故事歷經數百年的發展,被編入了雜劇、南戲、話本、評書、小說、清京劇,以及眾多地方戲中。

包公因此成為了人盡皆知的歷史人物,深受百姓們的喜愛。在包公審案的過程中,最吸引人的地方之一是包公在面對權臣顯貴時的故事沖突。包公的地位與權臣顯貴相比,可謂是天差地別。這時候就需要權力道具上場了,包公有三大道具:尚方寶劍、三口鍘刀、丹書鐵券。

包公憑借這三大法寶,成為了可能是有史以來權力最大的法官。可是文藝作品如果情節如此普通,就難以吸引觀眾了。為了故事的吸引力,創作者們又讓包公所要對付的罪犯擁有了與包公類似的法寶。

在潮劇《包公智斬魯齋郎》和川劇《破鐵卷》中,講述了這樣一個故事:貴族公子魯齋郎仗著自己有祖傳的丹書鐵券在身,平時無惡不作。包公的尚方寶劍在他的丹書鐵券面前就失去了作用,最后包公便在呈報刑部的文書中,將魯齋郎的名字改成了魚齊即,騙得皇帝批準了文書。然后他又將名字改回魯齋郎,處死了這名惡徒。

 

唐朝現存唯一的丹書鐵券

本應以法律為準繩的司法裁判,就這樣荒謬地變為了權力道具的威力比拼,這顯然不可能出現在宋代的司法過程中。宋朝統治者從未向大臣賜予尚方寶劍,也從未建立賦予專殺大權的制度。尚方寶劍直到明朝萬歷年間,才出現在歷史上,那時的大臣才有機會擁有諸如如朕親臨”“先斬后奏的超級權力。

 

電影《九品芝麻官》中的尚方寶劍

三口鍘刀也從未出現在歷史上,只存在于人們的幻想中。另外,鍘刀也從未在古代歷史中成為行刑工具。人們之所以想到給包公設置三口鍘刀,靈感大概來源于蒙古人用鍘刀除草吧。

北宋初年和南宋初年之時,時局不穩。當時的皇帝為了安撫地方上的軍隊,曾將丹書鐵券賜給李重進、劉正彥等人。但是這批將領之后發動了叛變,朝廷平息叛亂之后,就將丹書鐵券燒毀了,丹書鐵券的制度就此不復存在,所以包公也不可能擁有丹書鐵券。直到明朝時,丹書鐵券才成為了常制。

 

免死金牌

那么宋朝法官在面對權貴罪犯時,他們又該怎么處理呢?

宋太宗時期,許王趙元僖擔任開封府尹,因為犯了錯,而被御史中丞彈劾。一怒之下的許王便向太宗求情,希望能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太宗當即大吼:此朝廷儀制,孰敢違之!朕若有過,臣下尚加糾摘;汝為開封府尹,可不奉法邪?

大意是:朕雖然是皇帝,但是當我犯錯的時候,也要遭到臣子們的指責。朝廷的律法是任何人都不能違抗的,何況你一個開封府尹。最終,貴為皇子的趙元僖遭到了律法的制裁。

宋太宗曾經也想用特權庇護自己的親信,也就是陳州團練使陳利用。此人殺人枉法,遭到了朝臣的彈劾,可是太宗卻有意偏袒他。宰相趙普抗議道:陛下不誅,則亂天下法。法可惜,此一豎子,何足惜哉。最終,陳利用被執行死刑。

 

宋太宗

由此可見,在宋朝的司法制度面前,基本不存在權力干擾司法的情況。法官只需要憑借律法,就可將犯罪的權貴們繩之以法。所以說包公審案,根本不必用尚方寶劍這般的權力道具,只需秉公處理即可。

跪與不跪

在包公審案的整個過程中,訴訟雙方被帶上公堂之后,需要一直跪在堂下。但是這是對于歷史細節的錯誤表達。在宋代,除了特別情況之外,訴訟雙方根本不用下跪,只需站立即可

 

宋代衙署遺址

《折獄龜鑒》中記載:民有其族人爭產者,辯而復訴,前后十余年。罕一日悉召立庭下。《名公書判清明集》記載:豈肯排立公庭,干當閑事?

從這兩份記載中,我們能夠發現當時的訴訟雙方在公堂上都是站著的。而且關于宋代司法的所有文獻中,也沒有明文規定訴訟雙方需要跪著受審。

那么我們如何確定站著受審是一般的訴訟情況,而不是特別的個例呢?

《州縣提綱》中記載了較為完整的宋朝訴訟程序:受狀之日,引自西廊,整整而入,至庭下,且令小立,以序撥三四人,相續執狀親付排狀之吏,吏略加檢視,令過東廊,聽喚姓名,當廳而出。由此可見,宋朝百姓在公堂之上是不用跪著的。

朱熹當地方官時,也曾說道:具說有實負屈緊急事件之人,仰于此牌下跂立。”“跂立的意思是踮起腳后跟而立,可見百姓到官府告狀也不用下跪。

 

朱熹雕像

跪著受審的制度直到元朝時才確立,之后元明清三朝逐漸將列為訴訟人的標準動作。唯有取得功名的讀書人,才不用在公堂下跪。

所以我們在看關于宋朝的影視作品時,如果看見犯人跪著受審,那說明編劇對于歷史的認知還有待提高。

大義滅親

相關文藝作品為了體現包公秉公無私的形象,都會構建一些大義滅親的情節,這也是對宋朝歷史的錯誤認知。

京劇《赤桑鎮》《鍘包勉》講述了一個相同的故事:包公有一位名叫包勉的侄子,他在蕭山做縣令期間,因為貪贓枉法而受到了人們的舉報。包公在出巡途中聽聞此事后親自審查,最后找到了自己侄子犯罪的證據,就下令用鍘刀殺死了自己的侄子。

 

京劇《鍘包勉》片段

這種大義滅親的情節體現了包公的無私與正義,但是卻忽略了法律程序上的程序正義。宋代司法特別講究親嫌回避,并設置了嚴格的回避制度。宋朝法院在處理案件之前,都會先核定有無需要回避的執法人員。所有跟訴訟雙方有親戚、師生、上下級、仇怨等關系的人們,都必須回避。

如果是復審的案子,參與復審的執法人員與原執法人員也不能有親嫌關系。如果執法人員沒有承擔自己回避的義務,將會受到重罰。

結語

包公在文藝作品中所展現的正義,值得我們學習并弘揚。同時,我們也不能忽略了真實的歷史,錯把文藝作品當做真實歷史看待。

當今學校的歷史教育的不足導致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對我國歷史缺乏了解,沒有充分感受到華夏文明的璀璨。

許多人應該都聽過這樣一個笑話:一位父親在輔導自己孩子功課的時候,問了自己孩子一個問題:李白是什么?孩子脫口而出:李白是刺客。孩子平時喜歡玩某款游戲,而在那款游戲中,李白的游戲角色是一名刺客,于是孩子一直認為李白就是一名刺客。

 

某游戲中的李白形象

這個笑話一點也不好笑,比這更嚴重的是:如今的許多歷史類文藝作品為了情節的需要,對真實的歷史素材做了很大的改動,許多年輕人的腦海中已經裝下了改編或者虛構的歷史,他們不知道真實的歷史是什么樣。

泱泱華夏,史為傳承。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責任與義務,傳播真實的歷史。五千年的華夏文明,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守護者。

責任編輯:向太陽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cba投注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技術支持:e久博 cba投注策研究院 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kunlunce@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