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投注

|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時事聚焦 > 深度評析 > 閱讀信息
對照非典,這次武漢肺炎是拉開中美決戰的序幕了嗎?
點擊:  作者:倚天立、婠之    來源: 倚天立  發布時間:2020-01-29 13:31:10

 

       【摘要】:如果多少涉獵過資本市場,有點基礎的經驗就會知道,這種公共安全時間造成的恐慌,可以用最小的成本,極大的打壓中國的優質資產。那么請問,到底是誰,在對中國的核心資產垂涎欲滴?總不能是我們中國人自己吧。

一:新型冠狀病毒的來歷越想越可疑(倚天立)

第一,病毒源頭是野生動物

這次病毒源頭,有的專家說來自于蝙蝠,有的專家說來自于蛇,不管是哪一種,反正這次病毒的來源是野生動物,這一點是確定無疑的。

第二,野生動物是誰抓來的?

不管是蛇也好,還是蝙蝠也好,野生動物都是從野外、山區抓來的,是誰抓來的?我們暫且叫他為張三。

第三,誰把野生動物販賣到武漢來的?

張三抓到野生動物之后,他不可能自己拿到城里來販賣,因為張三自己只是抓少數野物,數量并不會太大——張三不可能前半夜抓到大量的蛇,后半夜又去抓大量的蝙蝠——抓捕野生動物這種事情,一般在當地都是有分工的。

張三由于抓到野生動物的數量有限,不可能親自把貨物送到武漢華南海鮮市場,他只能把野物賣給當地的收購商李四,而李四收購了一批數量不小的野物(包括蛇、蝙蝠和其他別的動物)之后,便將貨物集中起來,送往華南海鮮市場,賣給了野生動物批發兼零售商王六。

另外,可能李四和王六之間還有一個中間環節趙五,李四把貨賣給趙五,趙五再來賣給王六。李四也好,趙五也好,都屬于中間環節,我們把他們視為一體。

第四,哪個環節出的問題?

經歷了三個環節,野生動物的抓捕——運輸——販賣便形成了一個完整的產業鏈,那么問題就來了,病毒是在哪個環節出現的?

據說,病毒最早是在華南海鮮市場被發現的,因為販賣蛇或者蝙蝠的商戶中間突然爆發了新型肺炎,最早的病的正是王六(據今天的消息,商戶中的一個已經病死了)。

販賣野物的王六死了,那么,運輸野物的李四呢?親手抓捕野物的張三呢?他們有沒有發病呢?

從目前所能得到的公開消息中,在武漢之外好像還沒有發現新的病源地,這也就是說,張三沒事,李四沒事,只有王六有事。

反過來說,如果張三有事,李四有事,那么他們的發病時間一定會早于王六,那么,第一病源地就不是在武漢,而是在別的地方。

第五,既然野生動物體內寄宿了烈性傳染病毒,那么,為什么張三在野外抓捕時沒有感染,李四在路上運輸時也沒有感染,而偏偏是到了一個上千萬人的大城市后,偏偏是春運的人口流動高峰期,病毒突然間就猛烈發作了。

天下有這么湊巧的事情嗎?

而且,這么湊巧的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了,2002年的非典就已經來了一次了。

第六,有人可能會說,這些攜帶病毒的野生動物也有可能是人工養殖的,養殖主可能會是自己本人拿到華南海鮮市場來販賣。

可如果是這樣的話,華南海鮮市場疫情發作了,那么那家養殖場呢?那里是不是就應該也是一個超級病源地呢?

事實上,從公開得到的信息中,我們沒有發現有這樣一個病源地。

還有人可能會說,張三抓到野物之后,李四運輸野物之后,他們都感染了病毒,只是處于潛伏期,尚未發作,那么,之后他們發病了嗎?如果有的話,當地防疫部門一定會知道。

因此,抓捕和運輸野生動物的張三、李四同樣都已染毒卻沒有發作的可能性是可能不存在的。

第七,從這次新型肺炎的發作過程來看,病毒的傳播渠道是極其可疑的。

去年下半年,中國和蒙古出現了兩起鼠疫發病事件。蒙古那次,是由一對俄羅斯夫妻生食土撥鼠引起的,那對夫妻最后身染鼠疫,一死一重病。而中國那次,則是一個鍋爐工吃了一只野兔引起的,三人染病,好像都病于鼠疫(?)。

這兩起鼠疫事件,都是抓捕野生動物的人首先感染,然后才是傳播他人,這種傳播方式是正常的、可控的,

可是,這次武漢疫情,卻是抓捕者和運輸者都沒有染病,病毒是到了中心城市才突然爆發,而且一爆發便完全不可控,這極不符合流行病學的傳播方式。

這與2002年的非典傳播方式一模一樣。

結論,從邏輯上看,這次新興肺炎非典一樣,很大可能是敵對力量運用生化武器對我們實施的精確打擊。

第八,兇手是誰?

猜測下來,直接兇手估計是與中國人同文同種的某蛙,間接兇手估計是某帝,某帝提供技術,某蛙負責實施。

其實,有了這個懷疑思路,從野生動物的來源與運輸渠道追查,要查到兇手并不是太難。

當然,有人會振振有辭地辯解道,冠狀病毒是有變異的,野生動物在被抓捕時病毒沒有變異,野生動物在被運輸時病毒也沒有變異,而只有到了人口高度集中的大城市,冠狀病毒才會突然變異。

這樣辯解的人,他實際上并不是在辯解,而是在掩蓋,因為他自己可能就是兇手之一。

二、很多人會說你這是陰謀論(婠之)

網絡上常常有這樣的情況,總有股力量,希望民智弱化,淺薄化,從眾化,最好都是被牽著鼻子走的,拋出一些所謂的實錘硬貨,就讓輿論朝著他們所希望引導的方向去發展去了。

這時候如果有一股不同的聲音,出來辯駁,出來反對,擺出論據,指出邏輯硬傷,那么這個不同的聲音很快就會被扣上陰謀論的帽子。

請各位看官細細思考,這個所謂陰謀論到底,是想打擊什么。打擊不同的聲音沒錯,那么為什么會有不同的聲音,這些聲音,不愿意被牽著鼻子走,想自己獨立思考,推理判斷。

這些被扣上陰謀論帽子的聲音,往往喜歡深究一件事情背后真正的得利者--究竟是誰有最大的動機,在這件事情中獲得最大的利益。當重重迷霧遮眼時,找不到方向時,最符合人性的推理難道不是從利益角度入手嗎?

但是這些基于人性的理性分析,一定會被打成邪教異端,因為這些聲音,真正威脅到了幕后的操縱者,這種理性的、不容易被操縱和引導的聲音,一定是某些獲益者最討厭的存在。

陰謀論的帽子因此從天而降,不從事實論據上、邏輯上與你爭論,因為這種理性的辯論反而是他們最恐懼的,這會啟迪民智。但是,可以從道德層面把你打倒,因為你每天心理陰暗智商欠費才會成天傳播陰謀論。

可這一切的最終目的,不就是想把所有人都變成聽話的羔羊,跟著指揮棒暈暈乎乎亂轉的韭菜,好方便收割嗎?

三、從經濟學的角度來陰謀論探討下這次武漢肺炎與非典背后共通的背景(婠之)

從經濟學角度分析似有個麻煩,就是看懂這些內容需要足夠的經濟政治學的功底,如果沒有足夠篇幅的鋪墊,很難讓人深入理解。在此只能略作一點陳述,簡單交代一下中美現在的經濟狀況。

其實中等收入陷阱,本質就是后發國家沒能擺脫壟斷資本主義國家從上游資源,到人力資源,組織管理,生產工具,資本市場,需求市場,以及OSM研發設計,品牌渠道等各要素的壟斷。中國要想走出中等收入這個陷阱,就必須打破壟斷資本主義的壟斷,走向經濟獨立。簡單說,就是必須打破美元循環體系。

中美這一局的勝負手其實就在一帶一路和亞非歐一體化上。假設亞非資源能助力中國擺脫上游資源壟斷(這一點其實中國一直在布局,比如紫金礦業這些大企業的動作,比如中國對非洲的各種捐贈和幫助),中國的高校和企業能打破人力資源,組織管理和生產工具的壟斷,現在開始的金融供給側改革能培養幾個中國的摩根高盛出來,打破金融市場的壟斷,再加上歐亞非以及中國自己龐大的需求市場,以華為為先鋒的企業打破品牌渠道和OSM制造業的壟斷,那中國就能做大自己的資產,為人民幣國際化背書,最后建立人民幣循環體系。

從這幾年高層的所有動作來看,無論是一帶一路,RCEP,金融供給側改革,還是最近的高校學術領域的吹風改革動作,我們領導層對此有非常清晰的認知和戰略,也在緊定不移地推進執行。

中美這次簽訂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就是充分利用了特朗普為了競選什么都賣的心態,用不大的代價,保住我們的核心利益,換取到一段戰略時間。從這個角度來看,中美這份協議的簽訂,反而代表著中美最后的決戰已經拉開了序幕。中美之間沒有什么雙贏不雙贏的,只可能是生死相搏。一旦中國失敗,我們幾十年積累的財富,幾千年傳承的文明,都會遭受滅頂之災。被盎格魯撒克遜和猶太金融寄生吸血,敲骨吸髓。當然,如果勝利,那我們就該走回我們在世界版圖上曾經常駐的位置。從目前的一系列動作來看,我站后者。

有了上面這段簡單的背景介紹,再回過頭來細思2003年的非典和2020年的武漢肺炎,世界上總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2003年,中國金融領域有幾大重要事項,第一是中國金融管理體制進行重大改革,銀監會成立;第二,十六屆三中全會對深化金融改革做出了重要部署,其中重要的一條就是,穩步推進利率市場化,以及完善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在有效防范風險的前提下,有選擇分步驟放寬對跨境資本交易活動的限制,逐步實現資本項目可兌換。

2020年,中美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在此引用一段貿易協議中金融服務章節的內容:中方承諾主要包括:一是放寬金融業準入限制,放寬外資在保險、證券、基金管理、期貨領域的持股比例和業務范圍限制,取消新設立外資保險公司準入前30年保險業務經營資歷要求等。上述內容與我國近兩年來推出的很多開放措施是一致的。二是在我已開放的領域,依法受理并審批美資機構的業務資質申請,包括基金托管、非金融企業債務融資工具A類主承銷、信用評級、電子支付、金融資產管理、保險、證券投資咨詢等,其中電子支付領域根據我國相關行政許可程序明確了審批程序。三是優化具體業務監管規則,在評估外國銀行分支機構從事基金托管業務時將綜合考慮母行資質,這方面已經在部分外資銀行開展了試點雙方共同承諾包括:允許對方信用評級機構在現有合資企業獲得多數股權,對彼此證券、基金管理和期貨領域不設置歧視性限制措施,在銀行服務及不良資產處置方面深化合作等

看完上面的內容以后,請允許我陰謀論的問幾個問題:

1.03年中國匯改和金融大開放之前,非典這種完全不符合流行病傳播邏輯的瘟疫突然就在廣州爆發了,這也就罷了。好巧不巧的是,2020年,在中美簽署貿易協議更大金融改革開放的這一關鍵時刻,武漢肺炎突然在春節這個中國人口流動最大的時間點,在全中國交通樞紐中心的武漢,突然又爆發了。據說傳播這些病毒的是蝙蝠,那么請問,在逮捕運輸這些野生動物的過程中,怎么不在捕捉野生動物的農村縣城先爆發一下,野生動物這一路兜兜轉轉不知道走遍了大中國多少土地,多少人經手這些野生動物,都不爆發,就是很神奇的趕上春運在交通樞紐的武漢突然就爆炸了。那之前那么多逮捕,運輸,吃野生動物的人,都是有菩薩保佑神仙附體,就是能不被傳染?

如果多少涉獵過資本市場,有點基礎的經驗就會知道,這種公共安全時間造成的恐慌,可以用最小的成本,極大的打壓中國的優質資產。那么請問,到底是誰,在對中國的核心資產垂涎欲滴?總不能是我們中國人自己吧。

在這放幾幅圖:

第一幅是人民幣匯率,從03年準備,05721匯改開始,看看人民幣一路升值了多少吧。

 

美元/人民幣匯率走勢圖

第二幅圖是上證指數從非典爆發以后幾年內的走勢圖,看官自行領會其中含義:

 

以上所說,只不過是拋磚引玉,也只是淺談而已,更深入的內容在此就不談論了,肯定沒法發出來。只能說,以上分析,只是第一層而已。畢竟只要懂經濟和金融大勢的人,都知道未來幾年全球即將爆發的巨大風暴的摧枯拉朽之力會如何改天換地。

決戰,已經拉開序幕了。

中國,加油!!

【本文原載微信公眾號倚天立。原標題《關于2020年武漢肺炎與2003年非典對照的一些思考--這是拉開中美決戰的序幕了嗎?》】

責任編輯:向太陽
特別申明:

cba投注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技術支持:e久博 cba投注策研究院 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kunlunce@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