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投注

|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時事聚焦 > 深度評析 > 閱讀信息
端宏斌:為什么這次疫情,中醫又管用了?
點擊:  作者:端宏斌    來源:老端的茶館  發布時間:2020-02-02 11:59:44

 

        我在上周發了篇文章,文章里明確告訴你一個鮮為人知的事實,那就是在對非典的治療上,中醫的效果比西醫好得多。但令人感到無奈的是,當年治療非典的中醫帶頭人鄧鐵濤幾乎無人知曉,媒體也基本不報道。鄧鐵濤已經于去年去世了,享年104歲。

 

2002年底,非典席卷廣東。時年87歲高齡的鄧鐵濤臨危受命,擔任中醫專家組組長。以鄧鐵濤所在的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為例,醫院收治了58例病人,沒有病人轉院,沒有病人死亡,沒有醫護人員感染,取得了“三個零”的成績。而在廣州第一醫院,46名病人接受純西醫治療,有9人死亡,死亡率20%。沒死的人,也因為過量使用激素而產生了嚴重的后遺癥。

 

在中國,中醫是被各種勢力打壓的對象,但好在領導不糊涂。溫總理在知道了中醫的非凡治療效果之后,馬上做出了批示:在防治非典中要充分發揮中醫的作用,實施中西醫的結合。由于中央在公開場合宣揚中醫藥在治療非典的過程中發揮的作用,要求各級醫療體系必須配備中醫,因此非典的病死率大幅降低。

 

我們可以做個簡單的對比,采用純西醫治療的加拿大,非典病死率是16%,純西醫治療的香港,病死率是17%,而中國的最終病死率只有6.5%。病死率還不到他們的一半。

 

事實勝于雄辯,所以這次衛健委發布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中,中醫藥占了大量的篇幅。國家衛健委還專門發了個通知,要求各有關醫療機構要在醫療救治工作中積極發揮中醫藥作用:

 

 

 

昨天晚上,中醫藥的關注度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潮,因為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所和武漢病毒所聯合研究初步發現,中成藥雙黃連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狀病毒。該消息還得到了“人民日報”微博的轉發,可信度大大增強,所以各大網上藥店的雙黃連口服液全部售罄,因為該藥是非處方藥,誰都可以買。

 

消息一出,西醫的粉絲們感受到了巨大的侮辱,他們紛紛表示,相信中醫可以治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是一道智商測試題,意思是:相信的人就是低智商。他們不信,所以產生了智商上的優越感。

 

關于中醫為什么可以治這種奇怪的病毒感染,我在上一篇文章《為什么在非典這件事上,中醫更管用?》已經詳細解釋過了,下面我再簡單重復一遍:

 

殺死病人的絕不是病毒本身,而是病毒感染造成的免疫失控,如果你不把這件事搞清楚,那你一定是瞎貓抓耗子。人的免疫系統有兩大分支,分別是先天應急免疫和后天適應免疫,前者可以看做是一般性免疫,后者可以看做特異性免疫。

 

一般性免疫相當于無差別殺傷,對人體的傷害很大,比如發高燒40度,整個人都已經稀里糊涂了,但是在這種溫度下,細菌和病毒也活不下去,人體就是通過這種自爆的方法來消滅入侵者。你的免疫系統說了,40度你活不下去,細菌病毒也活不下去,所以今天必須死一個。

 

特異性免疫相當于針對性殺傷,針對每種不同的抗原,會釋放出相應的淋巴細胞來對抗入侵,這種免疫對人體傷害極小,但前提是身體要能夠識別各種不同的抗原,打疫苗的原理就是幫你標記抗原。

 

非典和這次武漢肺炎的死者,并不是死于病毒感染,而是死于免疫失控導致的系統性炎癥,你的免疫系統同時弄死了病毒和你自己。所以你會發現,為什么治療艾滋病的藥會起作用,因為艾滋病的全名叫“獲得性免疫缺陷綜合征”,治艾滋病的藥物就是在治免疫缺陷。

 

既然中醫對于治療這些病有著非常漂亮的記錄,為什么那些西醫粉還在不停地黑中醫呢?這是個非常有意思的問題。但說白了并不復雜,因為它們對于中醫的態度,和老百姓完全不一樣。它們把這當做一種意識形態信仰來看待,而老百姓則采取了實用主義的態度,誰管用我信誰。

 

我舉宗教的例子,你馬上就懂了。

 

西方歷史上發生過大量的宗教戰爭,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他們互相廝殺,由于他們是一神教,所以就注定了他們無法容忍異端,一定要殺掉異教徒。一個綠教徒,絕不會去聽基督教神父講經。

 

中國歷史上極少發生宗教戰爭,儒家、佛家和道家可以非常和諧的共處,一個人完全可以做到同時信其中的多種教派,而不會產生任何違和感。一個老太太,今天去拜佛,明天去道觀,同時支持孫子念孔子的書,她也不認為其中有什么矛盾。

 

中國的老百姓,對待醫學的態度也是實用主義的,你管用就好了,具體你是什么理論體系,我不懂我也不關心,只要你能把我病治好就行,用結果來說話。

 

西醫的粉絲就不是這樣,他們對待醫學的態度是“信仰的純潔性”,他們無法容忍異端思想,就算這個異端思想管用也不行,你是異端,就一定要消滅你。他們對待中醫的態度,就跟原教旨主義者對待異教徒一樣,真主是唯一的神,不允許有其他神存在。

 

老百姓是基于實用主義來看待醫學,某些人是基于信仰的純潔性來看待醫學,所以他們之間的對話,永遠是雞同鴨講,不可能互相說服的。但好在中國本質上是一個世俗國家,我們的領導人也是看事實不看信仰的,當看到治療效果之后,馬上給中醫一路開綠燈。

 

你知道嗎,科學的祖師爺牛頓,花在煉金術和圣經研究上的時間,比花在物理和數學上的時間還要多,他本人并不認為其中有什么矛盾。研究物理就不能研究圣經了嗎?沒有這種規定啊!

 

如果你覺得牛頓的例子有點遙遠,那我們舉一個近代的,錢學森是世界著名科學家,空氣動力學家,他本人就是中醫和氣功的鐵粉。錢曾經說過他為什么會支持中醫。

 

我在上海讀書時患了傷寒,請一位中醫看,命是保住了,但是卻留下了病根。那位中醫沒有辦法去根,就介紹我去找鐵路上的一個氣功師調理,結果除了病根。練氣功在屋里可以進行,很適合我,所以在美國時也沒有中斷。

 

假設錢學森當年拒絕中醫,他可能就病死了。信中醫信氣功的錢學森,最終活到98歲。

 

一個人具有什么樣的人生觀、世界觀、價值觀,是由他自己的親身經歷決定的,你想靠說服去改變別人的想法,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中醫真的如那些人所說是一種騙局,那他絕不會騙到今天,他能活到今天,當然是因為老百姓的親身經歷讓他們相信這東西真的管用。

責任編輯:向太陽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技術支持:e久博 cba投注策研究院 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kunlunce@yeah.net